刘杰|京剧武旦 刀马旦名家张淑景有一件珍贵法宝

2023-04-26 19:55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3654


 
 
    一些小说中的人物有法宝,神仙有神器,非神的现实人有各种“法”,是大有用“法”,如《三国演义》中的孔明,在追兵来至,自己身边只有老军,琴童的危急关头,使用了空城计这一法宝,迷惑了对方,转危为安,在京剧舞台上,司马先生看到城门大开,诸葛在城楼饮酒赋琴的一幕,称之为“弄鬼”,令大军后退四十里,这空城之计入三十六计之中,非神人“弄鬼”,而是人的智慧所为。现实生活中有些智者会用“法”,北京京剧院著名青年武旦、刀马旦演员张淑景在舞台上表演过《竹林计》又名《火烧余洪》,这是一“法”,在平原、在水边,是无法烧余洪的。她的表演十分精彩,但这是剧中用的“法”,张淑景本人在从事艺术生涯中有一条特别宝贵的“法”,即“填充法”。     
    说到“填充”在革命战争题材的影视剧中,八路军炮手将炮弹填充入炮筒,让日本鬼子的“名将之花”丧身太行。张淑景的填充法,填充的是另一种“炮弹”,即戏曲与文化方面的养分,提升个人表演水平的养分。
    张淑景以十分刻苦勤学苦练的精神,造就了一身的好武艺,在舞台上的精彩表演征服了万千观众,也获得了不少项大奖,但她自己心中有一条“填充法”,这法宝未对外宣布说,“我要填充”······,而是心中有数地进行着。她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是一大填充,《大英杰烈》、《穆桂英》两出文武并重的大戏,让戏迷对张淑景表演艺术的喜爱程度又增若干。她随时随地地向名师请益问艺,又是一种填充,她对几位名家用几个招数就把一出戏的戏核突出出来,枝蔓去掉,整旧如新的“法宝”,十分钦佩,意欲学习效仿,领略其中奥妙之处就在多学、多看、多琢磨。她与众多的地方剧种开始了亲密接触,从平民化的评剧、黄梅戏、越剧到高雅的昆曲,一次次的以彩唱的方式将经典剧目的片段亮相于央视戏曲频道的《梨园闯关我挂帅》栏目中,得到了观众由衷的喜爱。我的朋友看了几期张淑景“挂帅”的表演,问我说,这不是在《白蛇传》里踢花枪特别棒的那个漂亮女孩吗?怎么变成刘巧儿、张五可、七仙女、祝英台、女驸马(冯素珍)了?我觉着学唱其它剧种这更是一种十分有益的填充。这位朋友可能还没有注意到张淑景在闯关节目中表演的《玉簪记》、《桃花扇》中的陈妙常、李香君,同样是古代年轻并才貌双全的女性,但是身份与性格不同,剧种也不一样,唱腔、身段,表演各异,我在电视机前注目相看,感觉到淑景是下了功夫的。传递出了人物的特点,唱出了不同剧种的特色,表演出了剧中人情感之中的美艳,欢快等各种情丝。比如评剧的刘巧儿活泼伶俐,唱的“喇叭牌子”也很欢快,张淑景的指导老师,评剧新(凤霞)派名家高闯对我夸赞这位学生悟性高,一点就透,学得很快很好。如果用刘巧儿比祝英台送梁兄路上的表演,由于山伯怎么点都不透,英台只得含蓄地打比方,不能像巧儿那样明言,“那一天劳模会上我爱上了人一个呀”,两位美女是两种不同的表演方式。同样是爱情戏,陈妙常与李香君又不同,前者有姑母阻拦,后者有家国命运的大事件当头压来,两个剧种,两种相爱的方式,张淑景演来各具剧中人物的身份与情感,虽然这些剧目不是在一次时段内播出的,但是我通过自己脑子里的“回放”进行比较,感到淑景悉心又悉心地下了真功夫,在导师的指教下,塑造了一个又一个可爱的形象,而且与搭档配合的很好,不管是影视演员、相声演员、歌手还是主持人,均能做到珠联璧合。看完视频,我只有一个遗憾,太短了,多演一会儿好吧,还没看过瘾呢!
    从几个剧种片段的演唱,到非常喜兴的《戏八戒》,又是一个崭新的创造,此剧是孙毓敏校长总策划、唱腔设计,由张春红老师的新颖调移植改编为京剧。一个人扮演三个角色,其中有变脸、变花、耍手绢、耍绸子等表演技巧,集唱念做表于一身,是非常综合全面,又好看、好玩的一出小短剧。也是民间传统的艺术形式,用在这里特别合适,这种被称为“两头忙”的表演形式喜闻乐见,张淑景的表演得心应手,让观众乐个不停并喜在心中。
    表演上的成功在于积累,在于平时的填充,没有扎实的底蕴需要的时候就掏不出来。演出之外,张淑景还在文字写作上也注重填充,多看好的文章、评论,是个好的填充渠道。发表在2022年第7期《中国演员》杂志上的张淑景谈演出武戏的文章,我读了几遍,感觉到文章的主题,立意、结构、文字运用都很到位,引人往下观赏。她在谈自己主演的《无底洞》时,对老师的指导和自己的想法讲得很透彻,又通俗易懂,不是内行的人也能看出,这是一位对戏曲表演下真功夫的人写的。
    著名戏曲表演艺术家、教育家孙毓敏校长早年曾经用“走马换将”法将一株好苗子张淑景小姑娘从陕西省京剧院“请”(调)回(到)北京,淑景特别珍惜这个机遇,不断地填入了各类“营养”,自己消化变成艺术上的财富,努力地向着孙毓敏先生的“一精多能”看齐。
    其实“填充法”不是张淑景发明的,雷锋的挤和钻的钉子精神更是一种填充,赵燕侠先生在《白蛇传》“合钵”一折中,请人写了“小乖乖”一曲填充戏中,流传至今,以至有些观众欣赏非赵派演出时没听到这段感到莫大的遗憾。张淑景拜读了孙毓敏、刘秀荣两位先生的艺术生涯著作,也以关肃霜等诸多名家为榜样,从“给人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演员的肚儿,杂货铺”等看似大白话,实则富含哲理的语言中得到启迪,在苦练武旦、刀马旦本功技法之外,还主动地向其他艺术形式,如昆曲、地方戏、歌曲等其它艺术门类借鉴学习,也在练习书法、尝试写作,把自己在第四届全国优秀京剧演员研究生班学到的知识巩固下来,不懈的充实自己的艺术积累,一旦需要就能“掏”出来。从京剧《无底洞》演出中,张淑景已经体会到填充与积累的重要性。可惜的是2022年9月底,疫情有所反复,此剧只在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演了一场。很多张淑景的戏迷还没有看到,相信再次演出时,观众会看到她的精彩表演,如果您再有机会读一读她发表在《中国演员》杂志上的文章,就更理解一位名演员的成长是一个不断填充与积累的过程。
    说到演员写文章著书,因为从小就在科班、戏校学戏,不可能如非学戏者以学文化知识为主,但前辈演员仍然注重学习,把四大古典名著编成戏曲搬上舞台演至今日仍受欢迎。名家们还延请翁偶虹等文人为自己写戏,共同研磨,创造了《锁麟囊》等名剧久演久红的场景。张淑景说过,看了专家、文人、戏迷观众写的评论文章,不论是评论自己还是评论别人的文字,都很有启发,从提高表演水平上,从文字写作上,具体到造词造句上,都有收获。她的阅读、她的观察、她的吸取、是戏外功夫,是智慧者的所为,使自己更能够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有戏迷建议张淑景写本书,好好总结一下艺术生涯的发展,我赞成!
    戏曲演员的成长发展,比起某些艺术形式的演员要困难很多,如果不注意随时“填充”养分,可能会昙花一现,在舞台上走个过场而已。张淑景是位有心人,相信她在闯关挂帅时,在舞台献艺时,会让戏迷有更大的惊喜。
标签: 京剧 张淑景 刘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