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挽救与新生——看《除三害》的一点感想

2023-03-23 17:43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558


 
        以前在剧场里看《除三害》,只演“路遇”一折。广播电台也常播放京剧名家的生、净演唱,也仅一折。戏是好戏,只觉得有点儿“愣”,周处是怎样在市面上闹事,坑害百姓的?只能靠自己想象,是黑社会的性质,还是小混混儿的作为,他该不该判,要不要杀,俺也不清楚。
        2023年3月1日,北京京剧院“克绍箕裘灼芳华,挖掘整理复排剧目展演”在长安大戏院开锣,头一场就是全本的《除三害》。我看明白了,也很欣慰。《除三害》是一出有头有尾的戏了,不是一折了。
        这出戏不似《艳阳楼》、《溪皇庄》、《黄一刀》那般杀贼除害的热闹,戏剧冲突并不很强烈,欣赏点除了老生、副净的唱念之外,还有架子花脸的两面人的表演:一面是为害相邻的恶人,一面是能够见义勇为的热心肠。从戏的内涵中,可以看到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里的劝人行善、改邪归正的正确做法。这在太守王浚的身上体现了出来。他没有利用权力一关、一杀地对待周处,而是侨装改扮后以老虎、蛟龙危害人间的例子,苦口婆心地,循循善诱地引出周处的良知,使他猛醒,对自己的恶行反思悔恨。“提起了那三害令人可恨”一段唱,表达了王浚的诚意。接下来的唱、念、做、表很有戏,王浚的进言引发了周处的英雄气概,但提到第三害时,也容易被周处暴打一顿,因此表演中王浚下跪了。没想到周处良心发现,不但没有发作,反而鼓起英雄气概,去杀虎斩蛟,最后还要自尽,除掉自己这个“第三害”。这时,净角演员充分发挥架子花脸重做、重表的特点,以一段“一席话”的唱段,以念白,以脸上、身上的表演,展现剧中人的悔意。从扔掉扇子到匆匆离去,这一系列行为,让王浚放心了,让观众认识到周处是一条汉子,具有廉颇知错认错改错的风范;也感到王浚这个官老爷很会做思想工作,会挽救人。
        按说周处此前的恶行与电视剧《狂飙》中欺行霸市的恶棍相似,王浚却尽心尽力地挽救他,这与《秦香莲》剧中王延龄丞相费尽心思地以席间唱曲的方式挽救陈世美相似。结果是王丞相未成功,王太守成功了,除掉了虎、蛟二害,周处新生,而陈世美掉了脑袋。
        说到挽救与新生,北京京剧院挖掘、整理、复排了不少多年来未曾演出的戏码:用四个晚会演出的13折《红鬃烈马》以及《高亮赶水》、《孝感天》、《打严嵩》、《蝴蝶杯》、《水淹七军》、《凤鸣关、天水关》等一大批剧目,又和戏迷见面了,被挽救了,获新生了,丰富了近年舞台演出剧目的数量,还锻炼了一众青年演员,这是一件大好事!应该为刘侗院长和剧院老师们点赞。
        还建议对一些玩笑戏给予恢复演出如《荷珠配》、《请医》、《一匹布》、《打面缸》、《打砂锅》等等,别让他们失传。这些戏的笑点,比郭德纲的段子要多得多了。
标签: 京剧 刘杰 除三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