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期》令我所想到的(下)

2020-10-06 17:26来源:京剧艺术网阅读量:479


 
   《姚期》中,在见到刘秀之后,裘先生的四段“二簧原板”统共才12句(两四两二),但是却听得出姚期那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心情。通俗地说,姚期此时此刻是有点儿肝颤:他明白,刘秀是借调他回朝安度晚年之机,削掉他的兵权,虽然耳聋眼花、步履蹒跚,但其心里明镜儿似的。他知道,“伴君如伴虎,如羊伴虎眠,一朝龙庭怒,四体不周全”,老人心中是一百个小心,一千个谨慎。待唱到第12句“娘娘待老臣恩重如山”时,我体会姚期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郭妃,惟恐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或者半点差池招致灭门杀身之祸。这就为后边的大骂小奴才,做了感情上的铺垫和心理上的准备。
    可以设想,如果放在今天,在这场戏里,创作者不来句闷帘“导板”再加上几十句成套的“二簧”才怪呢!他们认为,这是第二本《草桥关》的开始,是从正面树立人物形象的关键时刻,此刻,姚期已经完全明白了刘秀的目的,心中感慨万千,非成套唱腔不能表达主人公复杂的内心世界。可是当年的裘先生呢,怹不用那么多东西,效果是不是同样攫取人心?这也许就是艺术水平高下之分吧?
    全剧的高潮当属“绑子”时那句“小奴才,做事尔真胆大”了。每当“小奴才”三字一出,剧场无不“炸窝”。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某天,我在长安戏院买票,排队的人较多,有几个人都说:“一块钱,光听那〈小奴才〉三字就值了!”许多戏迷说:“我花钱买票,就是奔着这一嗓子来的。”这一嗓子,不仅音儿足,味儿更足!裘先生不是在卖弄韵味,他是在宣泄剧中人的情绪:姚期最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还没有进家门就知道了恶讯,面临满门抄斩的绝境,一辈子死里逃生、如今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心里对于儿子的不满、气愤、怨恨、责怪,但又痛惜、怜爱的复杂情感,都在这三个字里了,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全剧从头到尾只有这么一个高腔,却让人记一辈子。这与当今大腕、名家,动不动就来个嘎调、甩个高腔又是多么大的区别啊!
    高潮不等于结尾,把姚刚绑上以后,姚期还要安排许多后事,有对众人的几句交待。在这里裘先生把传统和创新结合起来。老本原来是“摇条辙”:“难得尔等全忠孝,留下美名万古标”,是开口音的韵脚。裘先生虽然嗓音不像金少山那么宏量,但他唇、齿、喉、舌、鼻五音俱全,不论唱什么辙,都能按字音发声、归韵。一般说来,花脸习惯于唱开口音,不适于唱闭口音。裘先生冲破了传统的樊篱,把它改为富有悲愤、悔恨情感的“衣七辙”:“难得尔等全忠义,留下美名万古题”。改了字以后,旋律的音乐感和人物的内心情绪,结合得更加紧密,比原来的“摇条辙”,更突出了戏曲效果,可谓不落窠臼。由此可见,不是说传统不可以突破,但是要用得恰到好处,要让演员、观众双方能够接受,这才是“移步不换形”。
    面对目前诸多的劳民伤财和费力不讨好,戏曲工作者,也就是内行,能否从裘先生的《姚期》中总结出点儿什么来呢?一出短短的《姚期》,还有一段《赵氏孤儿》里不长的“我魏绛”,给了我许多启示,难怪裘派的声腔艺术永远留在观众心里、使得这个戏至今屡演不衰呢!    
作者:于无声处   

猜你喜欢

2020-10-11 15:52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10-11 10:41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年10月6日上午,翁偶虹先生再传弟子、著名脸谱画家田有亮先生的弟子孙世良老师收徒仪式在北京湖广会馆举行。
2020-10-07 11:45    来源:京剧艺术网
2020-10-05 14:41    来源:京剧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