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源流

打开的京剧衣箱

时间:2012-08-23 11:43:58 来源:《中华遗产》2012年4月 作者:gubo 分享道

藏于京剧艺术馆的“织锦金团花女帔”

  这是一个被打开的京剧衣箱,徐徐近前,能翻找出蟒、帔、靠、褶、衣等五彩斑斓的戏衣。这是一家独特的私人博物馆,踏入其间,耳畔宛若响起京韵悠长,也正如看到了一部活色生香的近代京剧服饰史。

  老戏迷都讲究“听戏”,不提“看戏”。梁实秋便在《听戏》中写道:“从前在北平,大家都说听戏,不大说看戏旧戏究竟是以唱为主,所谓载歌载舞,那舞实在是比较的没有什么可看的。”不过,如果踏进位于上海奉贤海湾旅游区的中国京剧服饰艺术馆,那就只能“看戏”了。

  其实,我多年前就曾听闻中国京剧服饰艺术馆的美名,在多数私人博物馆难以为继之时,它脱颖而出,办得风风光光、有声有色。有位去过的朋友说,那里像一个被打开的京剧衣箱,有近代京剧服饰千余件,甚至还有梅兰芳、金少山、黄桂秋等梨园名家穿戴过的服饰。于是,我特意去那里走了一遭,算是“看”了一回戏,也大饱了眼福。

  会说话的戏衣

  五光十色、眼花缭乱,是这里给人的第一印象。轻移脚步,走过一个又一个橱窗,我在一件黑色戏衣前停下来。它看起来很普通,对襟、宽袖、半长,黑色的底子上,绣着淡淡的团花牡丹,不似周遭别的戏衣那么珠光宝气,它甚至朴素得有些黯淡。令我驻足的,是其下说明:黑帔,梅兰芳饰演《宇宙锋》时的戏衣。

  凝视着这件黑帔,耳畔恍然响起了梅先生婉转的唱腔。我恰好曾看过上世纪五十年代拍摄的《宇宙锋》。“宇宙锋”原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由秦二世赐予秦朝大臣匡洪。匡洪与赵高虽一殿为臣,且是儿女亲家,但对赵高专权的不满时时溢于言表。于是,恼怒的赵高遣人盗走“宇宙锋”,并持剑行刺秦二世以嫁祸。秦二世勃然大怒,下令抄斩匡家。赵高的女儿赵艳荣是匡家的媳妇,她帮自己的夫君逃走,却阴差阳错被秦二世看上,欲立为嫔妃。艳容恨父亲诬陷匡家,怒秦二世荒淫无度,无奈之下,只能以装疯卖傻以脱身。梅先生在其中饰演个性鲜明的赵艳荣。

  ……

  气云天的开氅

  凑巧的是,京剧戏服艺术馆还藏有另一件《宇宙锋》中的戏衣,即赵高所穿的开氅。开氅是武将、权臣在非礼仪场合所穿的便服,大领、大襟,以突出人物之豪放与气派。剧中赵高因位高权重,角色为大花脸,他身着黑色开氅,前胸绣以老虎,以寓其豺狼虎豹之恶。只不过,这件黑色开氅曾经的主人金少山,虽曾因与梅兰芳合演《霸王别姬》而被称为“金霸王”,但是从未与梅先生在《宇宙锋》中演过对手戏。两件不曾同台的戏衣,却在京剧戏服艺术馆里并立。

  我曾在一本老照片集上,看到过金少山,黑白照片上的他,双目圆睁,精神抖擞。1937年2月14日,华乐戏园首演《连环套》,身材魁梧的他饰演的窦尔墩一上场,就博得满堂叫好。开口一念“点绛唇”,嗓音居然盖过海笛,高亢入云,声震屋瓦。全场观众,足足愣了几秒钟,才随即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和掌声。后来,此事被京剧界列为一件大事,因为它开了花脸挂头牌的先例,也标志着净行艺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戏剧史上,金少山被誉为“十全大净”。他的生前好友、戏曲家翁偶虹曾说:“有人赞金少山的嗓音之高亢胜过何桂山,表作之精细不让黄润甫,身材之魁梧超出李寿山,武功之娴熟甚于庆春圃。这四位都是净行中造诣深湛的前贤,说金少山能集众家之美,萃于一身,是当之无愧的。”武生前辈尚和玉生前也曾赞叹说:“金少山那样的大花脸,真是要哪儿有哪儿,实在是难得的全材,说得上前无古人!”

  然而,名净金少山,生活上却饱受争议,他喜欢讲排场,经常四五随仆,前呼后拥,持笼架鹰,蓄犬饲猴,常有挥霍一空之时。他的戏装蟒袍,都是平金绣(指用金线在绣面上平盘出图案,然后再用丝线钉牢固定的绣法),价值万金,但常常被他于拮据之际送进当铺。到了约期登门,海报贴出,其“行头”还在当铺。戏院老板只好委曲求全,临时代赎以便登场。不久,又送当铺,周而复始。

  ……

  点翠头面里的绝响

  一家私人博物馆,缘何会有如此多珍品?我拜访了馆长包畹蓉,并提出了自己的困惑。老先生已年过八旬,一眼看去也似梨园中人。果然,喜好京剧的他曾拜“江南第一旦”黄桂秋为师学艺。文革期间,黄桂秋担心自己珍藏的戏服遭受劫难,便将其赠与弟子包畹蓉。包畹蓉又偷偷地把戏服用旧床单、塑料纸包得严严实实,藏在煤球箱底,从而成就了今天中国京剧服饰艺术馆的镇馆之宝。

  与黑帔和开氅同时交予包畹蓉的,还有黄桂秋曾佩戴过的点翠头面,以及其表演《玉堂春》时所穿的罪衣罪铐。包畹蓉带我行至展览黄桂秋点翠头面的橱窗前,用极为缓慢的语速,向我讲述与它有关的故事。

  所谓头面,其实就是旦角所用的头饰,一般包括顶花、后三条、边凤、这幅、压鬓、泡子、耳环以及各种绢花、绒花、珠花等。完整的一副头面大约有44到46件之多。按照旦角身份的高低,头面又被分成银泡、水钻和点翠三种。银泡头面为铜制镀银的半圆形球状体,一般由贫寒或寡居的妇女佩戴;水钻头面是用高级玻璃仿制的钻石,镶嵌在金属底版上制成,算是头面中最为华丽的,所以常给那些年轻美丽、性格活泼的旦角插戴;而点翠头面属于娴静端重的贵族妇女如高官家的小姐,公主、王妃等在不戴凤冠时也戴点翠头面。

  ……

  鱼鳞甲上的革新

  撇开京剧名角儿曾穿戴过的珍贵戏服不说,京剧戏服艺术馆里,还有一件戏衣鱼鳞甲值得一看,因为它负载着近代京剧改良的那段往事。

  那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呼应着这个新旧更替的时代气氛。柳亚子、陈独秀等一批先锋人物率先对京剧提出批评,他们认为京剧以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为主角,从内容到形式都陈旧且迂腐。如此新锐的批评,戏迷们并不买账,甚至还带动了一批新观众观看被批判得最多的剧目,以致掀起了近代京剧史上的一个小高潮。

  不过也有人因此开始反思,梅兰芳、周信芳、马连良等是其中较为积极者。他们不仅反思剧本题材、表演形式,在戏服上也有了许多革新。比如“马派蟒”,马连良在保持蟒袍形制的前提下,简化了原本繁多的团龙、行云、八宝等图案,仅剩前胸后背两个团龙,与旧款相比清新别致;又如周信芳,他将自己扮演文天祥时的三角靠旗改为方形,寓意角色的方正不阿;再如裘盛戎,他在蟒袍上做的是加法,将花脸蟒的龙纹加大、加粗,将前身侧龙尾甩至后肩,并加绘了福、禄、寿,衣摆上还添加了青铜器纹饰,谓之吉祥如意蟒。这些戏服从设计到制作,多由演员和行头店合作完成。

  ……

  走出京剧服饰艺术馆,猛然想起前些天与一位学戏曲的朋友的谈话。他说,如今的戏曲舞台,胡乱穿衣的现象比比皆是,粗制滥造的戏衣更是令他痛心疾首。而包畹蓉先生临了展示给我看的一件戏服,就像是对如今现象的讽刺与规劝——他聘请曾为著名电影皇后胡蝶做过服装的绣娘张惠芬,花三年时间制成一套绣金坐龙旗蟒,其中仅真金丝就花费了数万根——戏服中的真诚与妙处,戏服后的穿戴规则,戏服上深厚的文化积淀,都值得看见它们的人用心体会。

  (节选自《中华遗产》2012年4月 撰文/刘礼福?摄影/陶钧)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