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图书

京剧大师程砚秋(十七)

时间:2008-01-30 16:30:22 来源: 作者:胡金兆 分享道

警世惊人的《荒山泪》和《春闺梦》

  1931年的年初和早秋,在程派艺术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荒山泪》和《春闺梦》问世了。用程自己的话说是:“犹之乎从平阳路上突然转入于壁立千丈的高峰,现出一个急转势。”使在此前编排的《陈丽卿》、《烛影记》(赵光义篡位、贺后骂殿增益首尾的全本戏)等相形之下黯然失色,此后也就不大演出了。

  《荒山泪》和《春闺梦》的剧作者仍是金仲荪。其成就和意义,不仅在于剧本文词优美,演员有新创造,更在于以舞台唱人生,借演戏把抨击矛头指向现实,唱出了千百万穷苦百姓的心声。

  《荒山泪》述明末朝廷为平定农民起义,大征“剿■”,河南农民高良敏父子,为交人丁税,进山采药,葬身虎口,高妻惊痛而绝,孙儿又被拉?而去,和美的五口之家只剩儿媳张慧珠一人,仍不免赋税之苦,被逼得精神失常,遁往深山,自刎而死。剧中愤怒地控诉了贪官污吏的横征暴敛、腐败反动的苛政,猛于食人之虎,给百姓们带来数不清的灾难。张慧珠自刎前唱道:“恨只恨狗朝廷肆行虐政,众苍生尽做了乱世之民;眼见得十室中九为悬磬,眼见得一县中半死于兵,眼见得好村庄变成灰烬,眼中人俱都是虎口余生。我不如拼一死向天祈请??愿国家从此后永久和平。”这是正义的呼喊,愤怒的控诉,不啻是抨击黑暗、渴望和平的强音,响彻在中国大地的上空。

  《春闺梦》是《荒山泪》的姐妹篇,以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新婚别》、《兵车行》和陈陶的名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意境编写的,述说汉末藩镇间争战不休,黎民百姓不胜战乱之苦,王恢新婚,被征入伍,不久阵亡,妻张氏独守春闺,盼夫不归,久思成梦??丈夫回来,夫欢妻悦,琴瑟和谐,不想战鼓又起,乱兵拥来,丈夫又被征掳而去,张氏追而不得,目睹战场惨痛景象,最后梦中惊醒,怅然若失。

  很明显,两出戏有一定的现实性,是针对民国以后长达十几年军阀混战、抽丁苛税,以至民不聊生的社会情景,“发泄个人胸中的不平和愤懑”之作,是向连年混战这一不正常社会现象声讨的檄文。张慧珠和张氏这两个形象的社会意义,要超过《青霜剑》的申雪贞和《鸳鸯冢》的王五姐:不再是个人爱情、家庭的不幸,她们的遭遇是统治者之间的战争所毁坏的千百万个家庭的缩影,抒发了人民渴望安居乐业、憎恶战争的正义呼声和对战争发动者的谴责。

  程艳秋此两戏的思想倾向性很强,却绝非化妆演讲式的宣传;艺术上,他精雕细琢,有创造,有革新,有名唱,有佳作,令人不得不鼓掌喝彩。如《荒山泪》中“夜织待夫”一场的大段西皮慢板转原板、回龙、二六板,描摹张慧珠盼夫不归,一夜中先平静,再忧心、后惊恐的感情变化,是一段非常精美的“程腔”,唱得圆润,曲折动人。“抢子”一场,程以令人叫绝的水袖飞舞、圆场奔驰和高起的“屁股座子”,表现出一个母亲目击未成年的儿子被军官(侯喜瑞饰,程、侯之间有默契、精彩的“咬”戏配合)强掳而去,却无力援救保护的极痛心情。《春闺梦》的核心是“梦”。梦中,王恢归来,新婚久别,张氏欢欣中难掩娇羞,一曲南梆子,精致玲珑,脸上、眼睛、身段、水袖处处是戏;梦的后半部,鼓声隆隆,张氏在沙场乱兵中四处寻找丈夫,唱中有舞,舞中有唱,表演之吃重,非一般旦角演员所能胜任,开拓了“文戏武唱”的新路,给人很大欣赏美感。

  《荒山泪》和《春闺梦》震动了保守、沉闷的北平剧坛,犹如划天而过的彗星,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程派艺术因此更上一层楼,程艳秋的声名更盛了。他的观众层面也随之扩大,关心国家兴亡、人民疾苦的爱国正直人士和知识分子,从程剧中得到共鸣。

  两剧作者金仲荪曾以诗言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5311252137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