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图书

京剧大师程砚秋(十四)

时间:2008-01-24 10:56:43 来源: 作者:胡金兆 分享道

震撼人心的戏和罗瘿公之死(2) 

  程艳秋对这两出戏在艺术上也着意经营,唱腔、表演都很精美。《青霜剑》“说亲”一场,只有四句唱,主要是念白。申雪贞本不知底细,通过对媒婆的察言观色,发现方世一杀夫谋妻的阴谋,媒婆是仇人派来的代表,她镇静地周旋,每句话后面都有思考判断,台上很静,却显露出申雪贞激烈的内心活动。最后送客,嘴里温和地说:“妈妈慢些走呀”,满脸含笑;一扭过头,立时现出说不尽的忿恨,无言的“背躬”使戏很饱满。“祭坟”时,幕内导板,申雪贞手提仇人头颅,上场唱“回龙”,走三个大圆场,一个比一个快,接着走S形,边走边唱三眼,既快又稳,唱腔配合得当,水袖变化多端。《青霜剑》中“灵堂”的成套唱腔,《金锁记》中“探监”、“法场”中的大段二黄、反二黄慢板,都是程派名唱,隽永美听。表演亦十分精美细腻,像《金锁记》中张驴儿借尸图诈,把蔡婆扭送公衙,窦娥追下,唱“辞别了众高邻……”,随唱起舞,先推左手,上步,再伸右臂一拧,使一个曼妙的转身直线扔出水袖又曲线收回,顺势左臂水袖抡起一个旋转花,正好唱完,匆匆而下,唱做浑然一体,表达了窦娥的急迫心情和与奸徒拼争的决心;而这美好的做工,是他从太极拳的“白蛇吐信”和武生“大刀花”的招式变化而来。窦娥受禁婆责打时,凝视高举的竹板,战兢兢地慢慢跪在地上的眼神和身段;“法场”起唱前的“上天天无路,入地地无门。慢说我心碎,行人也断魂”的四句吟诵式的念白,表演丰富,勾魄与夺魂,一个人占满了舞台空间,叩击着观众心弦,使人不禁潸然泪下。再接唱大段反二黄,更显得情感真挚、哀切动人。

  正在这两出戏给北京的观众带来极大的艺术兴奋时,久病的罗瘿公于1924年9月23日,以肝疾不治逝世,终年仅五十二岁。罗瘿公全力扶植程艳秋举凡7年,为程费尽心机,鞠躬尽瘁,留下12个剧本和为人处世的诸种美德,撒手而去了。

  罗瘿公病逝前,倚枕自草了一个遗嘱,更显示其为人性格:“讣告式云显考罗公瘿公悼于中华民国某年月日疾终某处。不喜科名官职,前清已取消,述之无谓也;民国未入仕,未受过荣典,但为民而已。为公府秘书、国务院参议上行走及顾问咨议之类,但为拿钱机关,提之汗颜……碑文式:诗人罗瘿公之墓,最好请陈伯颜先生(按:陈宝箴之子,又名陈三立,字伯严,光绪十二年进士,官至吏部主事、湖南巡抚,励行新政,同光体主要作家,光绪三十年(1904)赦戊戌党复原官,不肯复出。辛亥后避居于苏浙,以诗书文名世,与罗瘿公知己世交,1934年八十五岁卒。)书之。不得称清诗人,盖久已为民国之民矣。平生文词不足以示人,唯诗略有一日之长……程君艳秋义心至性胆掩古人,慨然任吾身后事,极周备。将来震、艮两子善为报答……”

  罗瘿公一生洁白,两袖清风,晚年无私无顾地把全部心血用在程艳秋身上,培养出一个艺足以闻世、德足以照人的大艺术家,罗瘿公的名字将永远同中国京剧艺术大师程砚秋联系在一起。罗临终前,对程的极高的赞语,其中有很大的自慰;又把程拜托给老友金仲荪先生,请金代自己继续辅佐,才含笑而逝,留下了未完成的剧本《聂隐娘》。

  罗瘿公从上海归来后,生病住进了北京当时最好的德国医院,长达半年之久。昂贵的医药费全部由程艳秋承担。只要能挽救抢回罗之生命,程不惜一切,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罗瘿公逝世后,程艳秋抚尸痛哭,停演数月,素服一年志哀。他为罗举行了隆重的丧礼,亲笔写下道出他们师生深情厚意的挽联:

  当年孤子飘零,畴实生成,岂惟末艺微名,胥公所赐;

  从此长城失恃,自伤孺弱,每念篝灯制曲,无泪可挥。

  真是发自内心的哀痛,朴实动人的描真!

  罗终前,流露出身后最好安葬于京西香山、西山一带的意思。程艳秋遵罗嘱,在京西万花山四平台购建墓地,厚葬罗瘿公。每逢春秋祭日、外出行前和归来,程必祭扫罗墓,重温罗公教诲,以激励检点自己,多年不辍。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