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图书

京剧大师程砚秋(十)

时间:2008-01-18 17:30:24 来源: 作者:胡金兆 分享道

半年中创演七出新戏(2)

   程的《武家坡》也是脍炙人口,王宝钏应对薛平贵的几次试探调戏时,脸上、水袖都很有戏,先躲闪,后愤慨,步步加深。“八月十五月光明”后的生旦对唱,特别是王宝钏的那段“这锭银子奴不要”的快板,字清腔脆,如珠落玉盘,叮当作响,及至用沙土扬迷平贵,转身奔回寒窑时的“跑坡进窑”,更充分发挥了他的圆场和腰腿功夫:边唱边跑,上身纹丝不动,水袖翻出各种花式,双脚疾步如风,裙子边被快步踢得微卷,有如一朵初绽的大白花,是那么稳、轻、帅、美,而且跑圆场时,不时转身回头,面呈惊恐紧张,怕平贵策马追来;进窑时(用一把椅子表示低矮的窑门),只见他一蹲身,右手水袖一扬搭于左肩,蹲着身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身(从武生“扫堂腿”变化而来),略抬椅身,水袖扬起盖住头,蹲身进了窑门,其快、其巧、其美、其高难度,世所罕见,让观众得到一种绝好的艺术享受。

  《贺后骂殿》原是极冷的戏,仅陈德霖偶而演唱。王瑶卿将此戏教给程,并为他加工唱腔。如贺后闻知太子自尽,奔出场来,有两句二黄散板:“一见皇儿把命丧,怎不叫娘痛断肠”,原唱法一般,两句中间有一锣,显得松散平常。程把两句连在一起唱,前句不大行腔,几乎数字,次句在“不”字上拖长腔,极力抒发失子之痛,“痛断肠”三字用喷口蕴足气,几如炮弹出膛喷射而出,表达出贺后失去爱子五内俱焚的情感。还把原来的骂赵光义的二黄慢板到底,改为慢板转快三眼。程艳秋唱得极精彩,尤其是几个“只骂得”步步收紧,腔腔新奇;到第三个“只骂得”,22个字一句,垛字叠韵,唱至句尾,忽然喉音一压,在小过门中一翻,翻到下句接唱,令人叫绝。他把一出冷戏唱热了,唱出了名。

  程艳秋的“闯”主要还不在这里,而在于贯彻罗瘿公的“新戏必不可无”而以“旧剧支配之”的艺术见解上,全力排演新剧。1923年从早春到初秋,半年多的时间,他竟有七出新戏问世,是他一生中排新戏最多的一年。除《琵琶缘》(又名《刺红蟒》)是出自王瑶卿藏本《混元盒》中的一本外,其他六出都是罗瘿公的手笔。这些新剧反映出程艳秋早期的艺术追求。

  早春三月,程结婚前夕,推出了程派早期著名代表作《红拂传》,首演于京中前门外华乐园。出演首日,大雪纷飞,道路泥泞,照京师戏园惯例,大多回戏停演,怕影响卖座。程一反常规,照演不误。结果因戏好,上座甚佳,一创北京恶劣天气照常唱戏之风。

  此剧取材《唐人小说》,述隋末唐初风尘三侠义薄云天、红拂女扮男妆追奔李靖得配英雄的故事。程演红拂女张凌华,郝寿臣(后为侯喜瑞)演虬髯客,郭仲衡演李靖。

  红拂本为杨素府中歌姬,是个“性好书卷,爱习兵书”,慧眼独具的女中豪杰。她不甘于侍宴陪舞的无聊生涯,渴望挣脱樊笼。所以手执红拂尘首次出场的一段“二黄慢板”,新颖别致,抑扬抗?,唱腔极清致,闻系王瑶卿特别研究的,腔中抒发内心苦闷,却贯穿一个“烦”字。当听得传令陪宴侍舞,不由皱锁双眉,满腹愁烦缓步下场。及至宴前见李靖,睿目识英材,二人目光相接,红拂女含羞低头一笑,仍是缓缓下场,但与前次下场大不同:前者沉重,几乎迈不开步;后者轻盈,飘然而去,从步伐节奏体现出感情变化。之后闯出相府,夜会李靖,遇虬髯客,一扫歌姬神态,俨然豪情义胆而又扶夫助友的侠女。

  此戏载歌载舞,前有侍宴时的云帚舞即红拂尘舞,中有与李靖纵马飞奔的“马趟子”多种优美的舞蹈造型;后有送别虬髯客的双剑舞。京剧旦角的云帚一般做道具用,如道姑、仙女等,程却精心设计了成套的云帚舞,配以西皮二六唱腔,举手投足,优美飘逸,表明红拂技在诸姬之上,却又不是兴高采烈地尽情歌舞,而是强打精神奉命应景而已。后得识英雄,夙愿得偿,眉宇开朗,在“马趟子”以及最后的舞剑中,英姿勃发,与前迥异,各种身段、招式,在优美高难中更赋有乐观向上的生命力,给人以极大的欣赏美感。此剧一问世,即轰动九城。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