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图书

京剧大师程砚秋(九)

时间:2008-01-17 17:23:39 来源: 作者:胡金兆 分享道

半年中创演七出新戏(1)

   上海首行的成功,使程艳秋躇踌满志、兴奋不已;青年人的奋进、好强,使他决心自己领衔挑班、干一番事业。

  在八十多年前,搭班唱戏和自己挑班挂头牌不同。前者中不乏名角好手,各班争聘,收入不低,且不操心亦不负经济责任,但处于配演从属地位。后者一要在艺术上必须有真东西,才能得到观众的承认,率领全班站住脚;二要经营得法、延揽人才,形成众星捧月之势,长处是出名得利较之搭班机会要多,可是要承担风险和全班的经济责任。

  上世纪20年代的北京,京剧班社多,好角也多。旦角老一辈陈德霖、田桂凤、王瑶卿等,青年一代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筱翠花、徐碧云等,都活跃在舞台上,艺术竞争很激烈。程艳秋以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气概,投入了这场艺术竞赛。

  1923年初,他组建了“和声社”,他是当家的头牌主演,另外老生又有王又宸、郭仲衡、刘景然,花脸有郝寿臣、侯喜瑞,旦角有荣蝶仙、吴富琴,小生有金仲仁、王又荃,丑角有慈瑞泉、曹二庚等,都是当时各行当的好手,大家各展己长,全力烘托这位十九岁的头牌主演。

  他本着“闯必有饭”的信念,不墨守成规,敢于破格创新。传统老戏,他演着演着就有了增删补益,出现新意,形成自己的风格。如《玉堂春》、《武家坡》这类大家都唱的已有定型的名剧,他演来却独出心裁,与众不同。《玉堂春》,他的唱固然精美绝伦,但不是只见唱工不见人物,主要通过唱工塑造了一个正直、善良、对爱情忠贞不贰、却蒙冤受屈的被侮辱被损害的形象;他演的是“冤案”,不是“花案”。苏三出场的西皮散板“来至在都察院……”,一般是高唱易响堂得“好”,他却低起,因“来”字是“阳平”,以字行腔,宜低唱,方能字正腔圆;且苏三是押来省城大审,她决心拼死陈冤,但到底没见过三堂会审的阵势,难免紧张害怕,改高为低,既表达人物的忐忑,也为后面节节升高的唱腔铺垫。“吓得我胆战心寒”,“心”字阴平宜高唱,吸收梆子特点翻了一个比一般唱法高两个音的大高腔,哀怨凄厉,唱得人们心里发冷,感受到苏三内心的感情波澜。回答审问的西皮导板、回龙、慢板、原板、流水板、快板、二六板,紧紧把握人物的感情,步步深入。如“大人哪”的回龙腔,九曲十八折,有新腔,充分展现了他的“嗽音”特长,腔在口中含而不放,委婉多姿,不仅美听动人,而且贴切苏三初句回答就被惊堂木一拍喝断的紧张害怕。

  偏偏问官审问起昔日妓院中卖笑生涯,摆出一副审“花案”的架式,苏三不愿回答实在又不好回答;程没有忸怩作态、自我欣赏,而是满面凄楚,显示人物内心痛苦不得不说,几个大腔的婉转瑰丽的行腔,就有了依据。到“那一日梳妆来照镜……”的流水板,进入冤情正题,苏三的痛苦惧怕逐渐由愤慨不平所取代,充分展示了其唱工,闪转腾挪,气口巧妙,字字入耳,快而不乱。最后王金龙让苏三出院待命,苏三起身揉腿,从台正中起身,撤步,归于上场门这边,再边揉腿边向前走,身段动作幅度大,吸引住观众眼神;待一回头,蓦然发现上面坐的就是朝思暮想、为他吃尽苦头的王金龙时,再也抑制不住感情,一段快板“王公子好比采花蜂……”如水银泻地,满腔感情喷射而出,自然形成高潮。人们被其腔其情深深感动了。当时有剧评云:程“近且从瑶卿研究新腔,故能学而日进,《玉堂春》即其中之一也……近又聆其演于华乐园,嗓音固较前为佳,倍柔和婉转之至。自始至终,无一败笔,实难能可贵。”“……最佳者为‘拉拉扯扯到官厅’之‘拉扯’二字,其腔之新颖,令人闻之不觉拍案叫绝。……‘含悲带泪出察院’的两句摇板,倍感苍凉缠绵悱恻……全戏百余句而艳秋唱来无一重腔,可谓绝无仅有之佳作也。”这评价是公允的。另外,现在有唱程派此戏者,在红色罪衣外,另罩其他色的长坎肩,以为标榜程派独有特色,其实这有点误会。程年轻时演出此戏,一向也是红色罪衣罪裤,抗战胜利后他复出,此时身体已发福,唱《玉堂春》再短打扮已露拙不美,故而在上海公演此戏时,顺手加上一件《四五花洞》中潘金莲的长坎肩(这也是他为藏拙特制的),以遮掩腰腹宽粗之不足,实乃从权不得已之术,非故意炫新弄奇。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