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知识库 > 京剧剧本

新编历史剧《于谦》

时间:2016-08-07 20:05:12 来源: 作者:宗春启 分享道

新编历史剧

 

于 谦

编剧 宗春启

 

 

 

 

【故事梗概】

土木之变,英宗朱祁镇被瓦剌俘虏。瓦剌大军即将兵临城下,京城危在旦夕。朝中闻变惊慌失措,徐珵提出迁都以避其锋,遭到兵部侍郎于谦驳斥。于谦等人辅佐郕王即帝位,是为景帝。于谦被任命为兵部尚书。他指挥军队,打退了瓦剌之军,保住了京城。

   

【主要人物】

(按出场顺序)

杨善,须生,礼部侍郎,从土木堡脱险逃回京城。

于谦,须生,明朝正统年间兵部侍郎,后官拜兵部尚书。

郕王朱祁钰,小生,后称帝。

礼部尚书胡濙,老生。

吏部尚书王直,须生。

户部尚书王文,须生

侍讲徐珵,文丑。

太监金英。

皇太后,老旦,英宗之母。

韩震虎,武生,山西农民。

韩御奴,花旦,震虎之妹。

于冕,小生,于谦之子。

范广,大武生。

大将石亨,架子花脸。

瓦剌首领额森,架子花脸。

瓦剌副将 卯那孩 小花脸,额森之弟,性恶。

赛因呼,瓦剌副将。小花脸,性善。

太监喜宁,丑。

英宗朱祁镇,小生

(注:朱祁钰、朱祁镇可由一名演员担任。)

 

【第一场:闻变

(字幕:明朝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秋天)

杨善 (门帘叫板)好惨呐!(上)

(唱)躲过了瓦剌兵钢刀利箭,

逃离了土木堡这鬼门关。

鞭打着胯下的疲惫瘦马,

杨善我披星月返回家园。

可怜那五十万人伤亡惨,

可怜那文武百官曝尸荒原。

接受了邝大人临终托嘱,

要将这坏消息告知于谦。

(白)眼前就是兵部侍郎于谦府第,待我下马上前叩门!

    于廷益公,于大人,速速开门来!

于谦 (上)天色未明,正待上朝议事,何人早早前来叩门?

杨善 (白)在下礼部侍郎杨善是也,自前方回来,有要事相告!

于谦 (白)啊呀,杨大人不是随圣驾出征了么?怎么……待我开门!果然是杨大人,有话请进来讲。

杨善 (白)事情紧急,就在这里说吧!兵部尚书邝野大人他,他他他已经为国尽忠了!(拭泪)

于谦 (白)啊?他,他是如何遇难的?

杨善 (白)一言难尽。大军在土木堡被敌围歼,文武大臣俱死于难!

于谦 (白)那圣驾呢?

杨善 (白)圣驾落入胡人手,被额森带往大青山!

于谦 (白)啊呀!(唱)

       闻噩耗好一似霹雳震天,

       不由我五内好似刚刀剜。

       早料到此一去必有危险,

       我也曾苦言劝再三阻拦。

       无奈何万岁他被奸佞蒙骗,

       执意行导致了大军被歼。

       北京城无兵马势如累卵,

       瓦剌军定南下进犯中原。

那敌酋诡额森野心无厌,

一心要灭大明恢复前元。

       眼看这天下震荡势不能免,

       大明朝江山社稷危在眼前。

杨善(接唱)

       邝大人命我把话来传:

       拯大明救社稷你要承担。

他说你善用人独具慧眼,

他说你秉公心清正洁廉。

他说你对朝廷忠心赤胆,

他说你会用兵智勇双全。

常言道人将死其言也善,

(白)于大人!

(接唱)御强敌救百姓你要挺身上前。

于谦 (接唱)邝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拭泪)

             上刀山下火海我不辞万难。

杨善  (白)如此,邝埜大人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拭泪)

于谦  (白)杨大人一路艰辛,到舍下歇息一下吧?

杨善  (白)不消了,还要赶到午门朝房,将这消息告知郕王。告辞!(下)

于谦  (唱)此一去朝房中必然慌乱,

我必须前去调度一番。

       (下)

  

【第二场:献策

 [ 朝房内,礼部尚书胡濙、吏部尚书王直,户部尚书王文,侍讲徐珵,太监金英鱼贯而上。

金英   有请郕王千岁!

郕王  (上)孤,郕王朱祁钰,当今圣上之弟。众爱卿,自报家门。

胡濙   礼部尚书胡濙。

王文   户部侍郎王文。 

王直   吏部侍郎王直。

徐珵   御前侍讲徐珵。

金英   司礼太监金英。

郕王   众爱卿,圣驾亲征已有月余,不知胜负如何?

胡濙   我等也无有消息呀。

徐珵   我听到一些传闻,未曾作准。

胡濙   徐翰林听到了什么消息?

徐珵   这,这……

王直   何必吞吞吐吐。

徐珵   说是情形有些不妙……

王文   究竟如何不妙呢?

徐珵   这,这……

王文   听说徐大人已把家眷送回江南老家了,却是为何?

郕王   徐大人,果有此事?

徐珵   啊,是这么回事……

杨善 (上)王爷千岁,各位大人,大事不好了!

[ 众人一惊。

胡濙   杨善!你不是随圣上出征了么,怎么一人回来了?

杨善   诸位听了!(念)

闻听瓦剌太凶悍,   圣上降旨要回銮。

       大军扎营土木堡,   掘地两丈无水泉。

       传旨移营去找水,   又饥又渴军大乱。

瓦剌骑兵围上来,   纵马挥刀胡乱砍。

       文武大臣刀下死,   兵将尸骨遍荒原。

我伏在沟壑得活命, 连夜逃回居庸关。

郕王   那圣驾呢?

杨善   圣驾落入胡人手,   被额森带往大青山!

金英   可不得了喽!这事得报与太后知道呀!(下)

郕王   啊呀!我的兄皇啊!(哭)

胡濙   这可如何是好哦!(哭)

 [ 众人一齐哭。

金英  (上)两宫得知圣上蒙尘,也哭了起来。哎呦,这可怎么好哦!

 

于谦 (唱)急匆匆来到了午门之前,

只听得朝房内哭声震天。

强忍住心中悲推门而进,

(白)住了!

(接唱)列位大人请节哀听我一言。

[ 众人收声。

于谦  (白)事到如今,哭有何用?

(唱)

眼泪挡不住胡人刀剑,    哭声唤不回遇难百官。

       土木堡王师败天塌地陷,  大明朝存与亡迫在眼前。

那额森必然要乘势来犯,  北京城无守军如何保全?

       要火速调兵马构筑防线,  不能教众百姓遭受兵燹。

朝廷中任事臣只剩我等,  这重任我们不担谁来担?

为人臣多年来食君之禄,  当此时效全力理所当然。

(白) 胡大人,您是文皇帝的老臣,德高望重,拿个主意才是呀!

胡濙  (白)老朽已然方寸乱!

于谦  (白)列位大人,你们看如何是好呢?

王直  (白)迅雷不及掩耳,事变来的太突然。

徐珵  (白)我有主意不大好讲。

王文  (白)廷益公胸有成竹请直言。

于谦  (白)诸位大人呐!(唱)

         当今圣上已蒙尘,    朝中不能没有君。

胡濙   (白)说的是。

于谦   (唱)恳请太后降谕旨,王千岁监国统军民。

王文   (白)好主意。

郕王   (白)使不得!兄皇只让我看家,没有让我监国。

于谦   (接唱)千岁不必太谦逊, 情形紧急不容人。

               请为天下百姓计, 大明社稷重千钧。

王直   (白) 于大人说的是。

郕王   (白)我只怕担当不起。

于谦   (唱)千岁只管来坐镇, 朝中大事有诸臣。

胡濙  (白)说的是。还有我们呢。

于谦  (白)金公公!

金英  (白)咱家在。

于谦  (白)恭请太后銮驾。

金英  (白)好嘞。恭请太后銮驾!

太监  (上)皇太后驾到。

[ 皇太后上。

众人   参见太后!

太后   (白)平身。哦呀!(唱)

       老身我进朝房好不悲哀,     止不住伤心泪挂满了腮。

自从大军出关外,           日夜把儿皇挂在心怀。

       几回回心惊眼皮跳,         几回回铁马冰河入梦来。

       谁料想五十万军遭惨败,     谁料想众大臣曝尸轮台,

       谁料想明天子做了俘虏,     谁知道他何日才能转回来。

盼只盼众爱卿辅佐王千岁,   解危难定乾坤把国事安排。

于谦  (白)啊,太后,国不可一日无君。

太后  (白)于爱卿说得是,就命郕王监国,处理军国大事。

郕王  (白)启禀母后,儿臣不敢从命。

太后  (白)却是为何?

郕王  (白)方才众臣言讲,瓦剌势必领兵来犯。监国者,无职无权,如何调动天下兵马?

太后  (白)说的是。依你之见呢?

郕王  (白)依儿臣之见么……儿臣不便说出口。

太后  (白)但说无妨。

郕王  (白)都是先皇之子,您就干脆,……那什么……得了!

太后  (白)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当皇帝!众爱卿,你们以为如何呢?

[ 众大臣面面相觑。

胡濙  (白)这事只能太后做主,

徐珵  (白)我们不好说三道四。

于谦  (白)启禀太后,于谦有奏。

太后   讲。

于谦  (白)圣人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太后!(唱)

        圣上蒙尘民无主,        国门之外有强敌。

社稷安危悬一线,        太后只好从便宜。

皇位谁坐不要紧,        保住天下是唯一。

郕王也是成祖后,        继皇位天经地义无可疑。

徐珵   (白)万万不可!有道是: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于谦,你拥立郕王,将当今圣上置于何地?你这犯的可是灭门之罪!

于谦   (接唱)于谦并非为自己,   只为国家解危急。

只要大明江山得安定,      我粉身碎骨不足惜。

遥尊当今为太上皇帝,      郕王爷即刻可登基。

胡濙   (白)遥尊当今为太上皇,嗯,好主意。

太后   (白)你们看呢?

众臣   (白)此议甚妥,请太后定夺。

太后   (白)也罢!众人听旨:尊当今皇帝朱祁镇为太上皇,皇子朱见深为皇太子;郕王登基,料理国事。钦此。

郕王   (白)儿臣领旨。

众臣   领旨。

郕王   母后,这可是您的懿旨,众位大臣的拥戴,非是我乘兄皇之危……

太后   不必饶舌了!(拂袖而起)

郕王   恭送太后!

太后   (转身)不消。(下)

金英   (白)万岁,别慎着了,请登大宝吧。

郕王   (白)好,好。鸣钟击鼓,朕要上殿临朝!(下)

金英   (白)遵旨!(喊)鸣钟击鼓!万岁临朝,百官觐见那!

胡濙   (白)这就好了。

于谦  (对胡濙等)事到如今,只好如此。

[ 奏乐,众大臣下。

徐珵  (自语)于谦呐于谦,只怕太上皇帝回来,有你的好瞧!

 

【第三场:廷辩

[ 二道幕拉开,现出皇位。 音乐起,太监、卫士上,郕王喜滋滋坐上宝座。

金英  (喊)众大臣大礼参拜!

众臣  (白)吾皇万岁万万岁!

郕王  (白)众卿平身。大明皇帝改元景泰,诏告天下。各位爱卿,有本奏来。

于谦   (白)臣启万岁:(念)

       土木一战长城坏,        瓦剌必然进关来。

       莫让百姓遭祸害,        御敌大事须要早安排。

郕王 (白)是是是。

徐珵 (白)万岁! (念)

土木一战遭惨败,      我朝已然元气衰。

老弱残兵只有千八百,  敌强我弱势明白。

谁不知                瓦剌骑兵忒厉害: 

弯弓射箭能穿甲,      钢刀杀人如切菜。

秋天草肥马膘壮,      一日能行千里外。

若要保住北京城,      除非神兵天将下凡来。

[ 郕王此时一幅害怕神情。

于谦  (白)住口!

(唱)徐珵说话太奇怪,     助长敌人威风为何来?

莫非你想把国卖,          将京城大门全敞开?

徐珵  (接唱)廷益不要乱胡猜,   听我把话说明白。

有道是,兵来要有将来挡,  洪水破堤要用土石埋。

京城无有能战的兵,        更无领兵的将帅才。

[ 郕王点头。

于谦   (白)那依你徐翰林之见呢?

徐珵   (接唱)我夜观天象日卜卦,

王文   (白)是吉是凶?

王直   (白)天象如何?

徐珵   (接唱)北京城必遭刀兵有大灾!

于谦  (白)一派胡言!(接唱)

京城有灾不足骇,  必有妙计可破拆。

徐珵号称小诸葛,  快将妙计讲出来。

徐珵  (接唱)

敌强我弱战必败,   迁都金陵可避灾,

        自有长江作屏障,   胡人骑马过不来!

此是天命不可违,   顺应天意是俊才。

[ 郕王频频点头。

于谦    (白)呸!住口!(唱)

        圣人不语鬼神怪,    读书人迷信天命品行歪。

观什么天象算什么卦,说什么京城有大灾。

敌兵还未到城下,    你惑乱人心理不该。

徐珵   (接唱) 为国家留得青山在,

        不怕日后无烧柴。

    [ 郕王竖起拇指,表示赞赏。

于谦   (接唱)你被胡人吓破了胆,早把家眷送江淮。

说什么留得青山在,       分明是怕死巧言乖。

        你不怕大明版图边界改,

你不顾天下苍生遭祸灾。

        迁都必使国事坏, 

出此言该把你脑袋摘!

徐珵(白)岂有此理!

于谦(白)臣启万岁,京师是国之本,一动则大事去矣!

       (唱)北宋朝迁都是教训,

     大片河山归了女真。

迁都乃是祸国论,      (白)再有言迁都者,

(接唱)杀他的脑袋,灭他满门!

[ 徐珵惊愕。

  胡濙 (白)万岁! (接唱)

        建都北京文皇定, 移来山西百万民。

钦选燕山建陵寝, 万世不拔传子孙。

若将北京让胡虏, 守护先帝陵寝靠谁人?

        于谦所言是至论, 保京城即保住国之根。

[ 郕王动摇。

  徐珵  (接唱)保京城不能空议论,  要有将来要有百万军!

  于谦  (接唱)石亨范广可为将,    传檄各地可致百万军。

[ 郕王惊喜。

  徐珵  (接唱)国库空虚家底儿尽,  要发军饷哪有银?

  于谦  (接唱)王振卖官鬻爵敛财富,私藏不下亿万金。

吾皇降旨抄王振,          拿他的赃银当饷银。

郕王  (白)就命杨善查抄王振,籍没其家。

杨善  (白)领旨。(下)

于谦  (接唱)请万岁即刻发檄文,  速调山东河南江北军。

募义勇,缮甲兵,           选拔勇将守九门。

建烽燧,立团营,           军旅之事交给臣,

倘若京城失守民遭困,       于谦粉身碎骨灭此身!

郕王 (白)好啊!(唱)

      听得于谦一番论,        扫尽我心头忧愁云。

我有于谦做臂膀,        安安稳稳做国君。

徐珵 (白)启禀万岁,臣还有话说……

郕王 (白)不必说了!来呀,把徐珵与我轰了出去!

[ 太监将徐珵轰出。

徐珵  (白)唉,真倒霉,于谦呐于谦,你等着我的!(恨恨下)

郕王  (白)于谦听旨:(接唱)

    我封你为大司马,   调兵遣将统三军。

     尚方宝剑赐予你,   (白)准你先斩后奏,

(接唱)无论他是官还是民!

于谦   (白)臣领旨谢恩。

郕王   (白)退朝。 (下) 

胡濙   (白)廷益,今天的事多亏你了!

王直   (白)朝中有于谦,乃国之大幸!

王文   (白)廷益之才能见识,胜王文多矣。

于谦   (白)各位大人过奖了,于谦有何德能?全仗各位大人!

正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下)

 

【第四场:送礼

[ 二道幕前。

徐珵   (手拿画轴上,白)唉!

        (唱)徐侍讲我今年好不霉气,

观星象没看出诸事不宜。

明明是起刀兵灾临晋冀,

我主张迁都城避凶化吉。

没想到于谦他和我作对,

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一顿臭批!

万岁爷听他言转忧为喜,

却把我当坏蛋轰出宫去!

怕只怕从此后前程暗淡,

群臣中难抬头声名狼藉。

没奈何来求人低声下气,

谁让他得恩宠一时红极!

盼只盼时运转我翻云覆雨,

定叫他思今日后悔不及。

定叫他披锁链打入牢狱,

定叫他午门外割下首级!

为前程顾不得前恭后倨,

矮檐下且低头暂忍委屈。

拿来了家藏的一幅古画,

当香饵放长线为钓大鱼!

(念)从古到今一样,求人必须送礼。

拿来一幅古画,此乃雪松真迹。

我料于谦大人,见画必然惊喜。

过了东单牌楼,来寻尚书府第。

御奴  (上)北京城可真大!哥哥,你来看,这个高高大大的花架子是干什么用的呀?

徐珵  (白)我头一回听说,有人管牌楼叫花架子!整个儿一个砂锅安把儿,怯勺!

[ 韩震虎挑一担子上,担子两头是一黄一白两个口袋。

震虎  (白)御奴妹妹你慢点走儿,我肩上的担子这么重,怎么追的上你?

徐珵  (自言自语)一头黄,一头白。甭说,黄的一定是金,白的一定是银!

御奴  (白)哥哥,我不知该往哪边走啦!

震虎  (白)那厢有个老爷,你去打听打听道儿。

御奴  (白)好嘞。(上前招呼徐珵)嗨!

徐珵  (白)管我叫“嗨”?

震虎  (放下担子,白)御奴你给我回来!

御奴  (白)不是你叫我去问道儿么,干嘛又叫我回来呀?

震虎  (白)咱爹怎么嘱咐的,出门在外,说话要客气点!还是我去吧。(把担子交妹)

徐珵  (白)哎,还是哥哥懂礼貌。

震虎  (上前作揖)这位老爷,小人这厢有礼了!

徐珵  (白)施礼为何呀?

震虎  (白)跟老爷问路。

徐珵  (白)打听哪儿呢?

御奴  (白)我们打听崇文门内,东单牌楼!

徐珵  (白)你们顺着我的手指看,那个城门就是崇文门,这个大花架子,就是东单牌楼。

御奴  (白)我们要找裱褙胡同!

徐珵  (白)过了洋溢胡同,就是裱褙胡同。你们要找东裱褙胡同,还是西裱褙胡同?

御奴  (白)怎么这裱褙胡同还分东西呀?

徐珵  (白)你们二人从哪儿来呀?

震虎  (白)山西吕梁。

徐珵  (白)哦,是来投亲,还是访友?

御奴  (白)投亲!

徐珵  (白)你们的亲戚姓甚名谁呀?

震虎  (白)姓于,乃兵部于大人!

徐珵  (白)你们是于大人的亲戚?

震虎 (白)正是。

徐珵 (白)不对吧?

御奴 (白)怎么不对呢?

徐珵 (白)于大人乃浙江钱塘人氏,如何有山西亲戚!我看你们不是投亲的。

震虎 (白)以老爷之见,我们是做什么来了?

徐珵 (指着担子,白)我看你们是来送礼的。

御奴 (白)投亲就不许带着礼物么?

徐珵 (白)你们的礼物也忒重了。

震虎 (白)着实不轻。

徐珵 (白)你们遇见我可是太巧了!我也是给于大人送礼的,跟我走吧!

震虎 (白)如此,请了。

 [ 三人做走状。

徐珵 (白)你这担子里,一头儿是金,一头儿是银吧。

御奴 (白)嗯,比金银可贵重多了!

徐珵 (白)比金银还贵重,难道是翡翠钻石不成?

御奴 (白)您一辈子也猜不出来!

徐珵 (白)如此,我也不猜它了。唉,到了。你们瞅瞅,这个于大人的府第,够多寒酸。堂堂兵部尚书,就住这么一个小破院!怎么也得盖一栋小洋楼呀!我说门上的!

于冕  (白)何人?

徐珵  (白)烦请通报一声,就说徐珵求见。噢,还有两位投亲的!

于冕  (白)哦,是徐年伯!震虎哥哥和御奴妹妹来了!快快请进。徐年伯请稍坐,待我禀报父亲。震虎哥哥御奴妹妹随我来。(携震虎御奴下)。

于谦  (上,白)不知徐大人莅临,有失远迎。

徐珵  (白)于大人过谦了!(起身见礼)

于谦  (白)徐大人请坐。

徐珵  (白)谢座。

于谦  (白)徐大人来寒舍造访,不知有何见教。

徐珵  (白)岂敢。下官有一幅字画,特来献与大人。

于谦  (白)于谦不收藏字画,还请徐大人带回。

徐珵  (白)一般字画不藏也罢,这可是一幅名人真迹,价值千金!

于谦  (白)哦,不知是哪位名人?

徐珵  (白)齐白石!

于谦  (白)从未听说过。

徐珵  (白)齐白石之名国人皆知,于大人怎会不知?

于谦  (白)他是哪一朝代的?

徐珵  (白)哦,我想起来了:齐白石乃是五百年后之人。这画不是齐白石的。

于谦  (白)哦,徐大人真是天才,能后知五百年!这画不是齐白石的,那是谁的?

徐珵  (白)是唐伯虎的!

于谦  (白)也未曾听说过。

徐珵  (白)嗯,等我想想,哦,对了,这会儿唐伯虎他爷爷也还没出生呢。是赵孟頫的!

于谦  (白)赵孟頫是元朝人,乃宋太祖之后,号松雪道人。赵孟頫的真迹,千金不易!

徐珵  (白)哎呦,我这回遇见识货的了。我来打开,请于大人鉴赏一番。

于谦  (白)不必。君子不夺人之爱。还是请徐大人自家珍藏吧。

徐珵  (白)呦,您这不是驳我面子吗,下面有话我也不好说了。

于谦  (白)徐大人有话,尽管直说。

徐珵  (白)那敢情好。上回在朝中,下官一时考虑不周,所言不当,还请大人见谅。

于谦  (白)都为朝廷大事,各云己见,无论对错。

徐珵  (白)那敢情好。不过,怕只怕圣上从此对我有了成见,影响下官前程。

于谦  (白)当今圣上,胸怀宽阔,不会的。

徐珵  (白)不会的?

于谦  (白)不会的。

徐珵  (白)那敢情好。我的学问,于大人是知道的。

于谦  (白)徐大人博学强记,非常有学问。

徐珵  (白)如果让我来当国子监祭酒,您看当得当不得?

于谦  (白)当得的!

徐珵  (白)当得的?

于谦  (白)当得的。

徐珵  (白)那感情好,那感情好。我想请于大人在圣上面美言几句,不知可否?

于谦  (白)于谦愿意向圣上举荐。

徐珵  (白)于大人一言九鼎,有您一句话,再无不成之理。徐珵感激不尽。

于谦  (白)不过么,若是圣上不准,于谦也爱莫能助。

徐珵  (白)这个么……您推荐一下试试。我说于大人,您这府第过于窄仄。堂堂大国司马,怎能身居陋巷!您收下我这幅古画,拿到荣宝斋换成银子,在王府井大街东华门外,换他一处豪宅!

于谦  (白)强敌未灭,国家未安,于谦不住豪宅。

徐珵  (白)欸,暂时不住豪宅,也不妨收下此画。

于谦  (白)于谦从不收人之礼。

徐珵  (白)从不收人之礼?

于谦  (白)从不收人之礼!

徐珵  (白)哼哼,得了吧你!说得好听。我亲眼所见,两个山西人,挑着一担子金银进入你家。不会是卖官鬻爵,收受的赃银吧!

于谦  (大笑)哈哈哈!不想今日之事,被徐大人撞见了。也罢。震虎,御奴,且过来!

震虎、御奴(上)见过义父!

徐珵  (白)义父?

于谦  (白)徐大人方才言讲,道我卖官鬻爵,你二人是给我送贿赂之银的。

御奴  (白)哎呦,你这人怎么往我义父头上扣屎盆子呀!

震虎  (白)妹妹有话好好说。

徐珵  (白)于大人本是浙江钱塘人氏,怎么会有你这山西亲戚?

御奴  (白)义父,可让御奴一讲?

于谦  (白)不说也罢。

徐珵  (白)别介!常言道,话不说不明,窗户纸不捅不透,砂锅不打,一辈子不漏。我倒要听听,于大人怎么会有你这门儿山西亲戚?

御奴  (白)徐大人听了!(唱)

家住山西韩家坳,         我父亲为朝廷把石灰烧。

村中大户是太监中表,     要抢夺我家的石灰窑。

串通了官府陷害我父,     硬说他私通盗匪死罪难饶。

公堂上将我父毒刑拷打,   我爹爹受刑不过屈打成招。

我的娘又急又怕一病不起, 我哥哥被牵连打入监牢。

眼看这一家人冤沉大海,   死的死亡的亡骨肉分抛。

御奴我抛头露面喊冤于道, 于大人接状纸为我撑腰。

雪冤情救我父兄出牢狱,   一家人得团圆苦难全消。

感救星恩重如山无以为报, 将御奴送与大人身边效劳。

于大人斩钉截铁坚不肯要, 是御奴遵父命以死相邀。

于大人将御奴认为义女,   我义父德高恩重义薄云霄!

于谦  (白)女儿言重了。

徐珵  (接唱)小姑娘说的话似也可靠, 徐珵我满腹疑云还是难消。

            烧石灰能有多少钱赚,     哪来的黄金白银成担地挑?

震虎  (接唱)听此言不由我哈哈大笑, 我家哪有金银成担挑?

            叫御奴快去把口袋拿到,   内装何物请大人自己观瞧。

御奴   (白)好嘞!(下去将两个口袋拎上)请徐大人验看?

[ 震虎和御奴将口袋解开。

震虎  (白)这黄的,不是黄金是硫磺!

御奴  (白)这白的,不是白银是芒硝!

徐珵  (白)啊?这口袋里装的是什么药?

震虎  (白)我父亲献给于大人的御敌之宝。

御奴  (白)加入木炭,制成火药,点火一炸,地动山摇!

于谦  (白)徐大人,这可是卖官的赃银?

徐珵  (白)啊……误会,误会了!徐珵告辞。

于谦  (笑)呵呵呵!(白)徐大人!(唱)

并非武将都怕死,  并非文官都爱财。

人做事情天在看,  自有公道辨青白。

谁不愿学圣贤名标青史,

做贪官遗臭千载骂声埋。

忠奸善恶终有报, 且放眼量看将来。

(白)不送。

于冕 (白)带上你的字画。

徐珵  (白)嘿嘿,好意前来送礼,碰一脑袋灶灰。屎壳郎遇见拉稀的,算我白来一回!(下)

 

 

 

【第五场:议兵

 [ 号角声。急急风。石亨范广上

范广  (白)于大人,紫荆关急报!

于谦  (白)范将军,石将军,有话坐下讲。

范广  (白)敌酋额森,率军攻破紫荆关,不日将到京城之下。

石亨  (白)太上皇驾,也在瓦拉军中,随额森一同来了。

于谦  (白)二位将军有何良策?

石亨  (白)于大人!(唱)

瓦剌骑兵如虎狼,  乘胜而来势难当。

速令守军全进城,  拆掉关厢百姓房。

通州尚有粮万担,  一把大火全烧光。

京城坚固如金汤,  敌军远来难久长。

于谦  (白)范将军有何高见?

范广  (唱)石将军说话欠思量,  向敌示弱不妥当。

        胡人奔袭千里路途远,    人困马乏缺草粮。

我军以逸待劳士气壮,    百姓誓死保家乡。

只待大人发号令,        俺定能歼灭强敌擒虎狼。

于谦  (接唱)范将军勇气堪赞赏,以攻为守好主张。

        石将军沙场百战雄风在,  岂能让额森逞凶狂!

于谦  (白)石将军!

石亨  (白)石亨在!

于谦 (接唱)

命你陈兵九门外,       背靠城池筑人墙。

兵将欲生唯有将敌灭,   畏敌后退者剑下亡。

石亨  (白)遵命!(下)

于谦  (白)范将军听令:  (接唱)

        通州粮草烧掉太可惜,     令军士提前领取半年粮。

范广  (白)得令。(下)

于谦  (唱)于谦自当仗剑立城外,  脱去蟒袍换戎装。

敢与额森决生死,      誓与京城共存亡。

[ 于冕、震虎、御奴上。

于冕(白)父亲大人,请珍重!(掩泪)

于谦 (唱)于冕我儿莫悲伤,       为父有话听端详:

      若能为官忠为上,          为布衣好好奉养你亲娘。

      十亩薄田堪度日,          一心读书图自强。

忠厚良善福祚久,          诗书礼义继世长。

为父将家事交于你,        无虑无忧去报效君王。

如若我战死在沙场,        将我葬在西湖旁。

震虎御奴(白)义父!(唱)

我兄妹自幼儿习刀棒,      身怀武艺本领强。

和义父一同上战场,

 震虎   我来架火炮,

 御奴   我来管燃放,

 二人齐  杀退强敌保家邦。

于谦  (白)好,随我来!

(带震虎御奴下)

 

 

 

【第六场:修书

[ 瓦剌军营。

额森,卯那孩、赛因呼带番兵上,喜宁随后。

额森   (引子)一代天骄,降龙斩蛟。跃马扬刀,要把金陵捣。

       (白)俺,瓦剌太师额森是也。土木堡一役,俺杀得五十万明军血流成河尸如山积,连那大明天子,也被俺活捉了,令人好不得意也!如今,俺带着那位朱皇帝,杀奔大都城,到那金銮宝殿之上,美美地坐上一坐。喜宁何在?

喜宁 (白)太师,奴才在这儿伺候着呢!

额森 (白)将你家皇帝,与我带了过来!

喜宁 (白)是!

(念)想我喜宁,本是胡种。从小被阉,不雌不雄。

皇上北征,我当随从。土木之战,九死一生,

会说胡语,捡条性命。投靠太师,竭尽忠诚。

(白)我说皇上,太师叫你过去。

英宗 (上)唉,堂堂大明天子,竟被他呼来唤去,好不令人气恼!

喜宁 (白)我说万岁爷,您别总是唉声叹气的了。

英宗  (唱)九五之尊被人押着走,    大明皇帝做了阶下囚。

宿毡房难耐寒风刺骨,    羊肉膻马乳腥难入咽喉。

举目望只看见天际遥远,  充耳闻狼嗷犬吠马啾啾。

想昨日昭阳宫笙歌悦耳,  瑶池畔钟鸣鼎食尽享珍馐。

眼前的情和景好不凄惨,  怎不叫我哀在心头苦在眉头!

喜宁 (白)您就知足吧。要不是我拦着,额森太师早就把您杀了喂狗了!

英宗 (白)杀了倒也好了!

(唱)苟且偷生不如猪和狗,     长江水洗不掉今日之羞。

喜宁 (白)别这么想啊,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英宗 (唱)悔不该当初不听于谦的话, 他曾经挡銮驾拦住马头。

拒忠言我落得兵败身辱,   无数官兵遭惨死血染荒丘。

喜宁(白)唉,天底下没有卖后悔药儿的。

英宗 (唱)不知这苦日子还有多久,   不知我能否重进五凤楼。

喜宁 (白)能啊!是我给太师出的主意:不杀您,让您带着太师的人马回北京!那时候,您把皇帝的宝座让给太师坐……

英宗 (白)那我呢?

喜宁 (白)您就到西苑里享清福去呗!

英宗 (白)呸!你这个该死的奴才,吃里扒外!

喜宁 (白)您别骂我,当奴才的有奶便是娘,给谁当还不是一样?您别耽搁着了,太师叫您过去呢!启禀太师,我把朱皇帝带到了。

额森 (白)来呀,赏他个座位。

 [ 赛因呼搬座位给英宗。

喜宁 (白)您瞧,太师对您多客气,还不谢谢太师!

英宗 (白)不会。

喜宁 (白)您怎么连起码的文明用语都不会说呢?得,我替您说吧:谢谢太师赐坐。

额森 (白)罢了。啊朱家皇帝,你可知道朱祁钰是何人么?

英宗 (白)他是我封为郕王的兄弟,我怎会不知?

额森 (白)如今他做了皇帝了!

英宗 (白)哦,他做了皇帝了。

额森 (白)你可知道于谦其人么?

英宗 (白)他是我的兵部侍郎,我自然知道。

额森 (白)此人现为兵部尚书,统领三军人马。不知这个于谦他是否爱财?

英宗 (白)于谦是个大大的清官,不爱财。

额森 (白)那么他是否怕死?

英宗 (白)此人敬仰岳飞、文天祥,不怕死。

额森 (白)嗯?那么他可会领兵打仗?

英宗 (白)他熟读兵书,很会打仗!

额森 (白)啊呀呀,这就不好了!

(唱)闻听于谦会打仗,      敬仰岳飞文天祥。

他必然拼死来对抗,    交战难免有死伤。

北京城池难攻破,      我远道而来难久长。

万一各地援兵到,      内外夹击我怎提防?

赛因  (白)太师,不如送还南朝皇帝,两家罢兵和好吧。

那孩  (白)岂有此理!要我说,杀了这个没用的朱皇帝,在北京城外抢他一把,然后走他娘!

喜宁  (白)别介,别介!太师!将军!

(学唱)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那孩  (白)怎么着?你要唱《甘露寺》么!

喜宁  (白)那我还是说吧!(念)

叫太师,不要忙,细听奴才献主张。

朱皇帝,非凡人,他是真命天子国之皇,

杀了他,不吉祥,会给太师惹祸殃。

留着他,做人质,好与南朝论短长。

北京城,赛天堂,如今缺兵又少将,

您尽管,大摇大摆往里闯,

就好像,弯腰进了这毡房。

那于谦,一介书生不足畏,

他胸无城府性刚强。

只要皇帝给他写封信,

保管他,乖乖带着金银来投降。

那时候,江山美人由您享,

太师当皇帝,将军封亲王!

您二位吃肉喝酒住楼房,

别忘了到时赏我一口汤。

额森 (白)这个倒也主意不错!来呀,笔墨伺候,朱家皇帝,你给于谦写封信,令他携带金银前来投降!

英宗 (白)这个信我不写。

那孩 (白)不写?不写杀了你喂狗!(拔刀威胁)

赛因 (白)兄长休要急躁。朱家皇帝,如若于谦来投,两家罢兵,免得生灵涂炭,岂不是好?

英宗 (白)我就是写了,那于谦不听我言,也是枉然。

喜宁 (白)您是他的皇上,一句顶一万句呀!于谦是忠臣,他哪儿敢不听您的话呢?

英宗 (白)要写你写,我不写。

喜宁 (白)我倒想替您写呢,我不是不认得字么!

那孩 (白)你若不写,休怪我钢刀无情! (拔刀威胁)

英宗 (白)有了!

(唱)所幸胡人不识汉字,   喜宁也是个睁眼盲。

写信告知于谦除奸叛, 杀退胡兵救我回家乡。(挥笔写信)

(白)信写好了,就叫喜宁去送吧。

喜宁 (白)啊,让我去送,这哪是去送信呀,这是去送死呀!

那孩 (白)怎么,你敢不去?(拔刀)

喜宁 (白)敢,敢!

那孩 (白)嗯?

喜宁 (白)不敢,不敢!

赛因 (白)嗯?你到底是去也不去?

喜宁 (白)啊呦,我去就是了。(从英宗手中接信)

(念)但愿此去无风险。(下)

英宗 (念)借助于谦除此奸!

 

 

 

【第六场:抗敌

 [ 德胜门箭楼之外。于谦、石亨、范广全身披挂上场。震虎、御奴持刀棒随于谦左右。

于谦 (唱)

罡风劲云疾走战旗飞扬,

      木叶落百草枯铁甲凝霜。

      于廷益跨雕鞍全身披挂,

腰中悬屠龙剑三尺青钢。

      催战马立桥头极目观望,

      土城外刀如林闪烁寒光。

诡额森怀野心胆大狂妄,

听信了小人言祸乱北疆。

误以为北京城少兵无将,

占中原夺天下易如探囊。

岂不知新天子君临天下,

除奸佞任贤能重振朝纲。

岂不知大明朝兵多将广,

举烽火传号令天下勤王。

岂不知老百姓齐心抗虏,

军民携手铸成了铁壁铜墙。

九门外摆下了鏖兵战场,

笑额森空做一场美梦黄梁。

      忽然见豁口外烟尘飞涨,

      掣宝剑把号令高声传扬——

     (白)将士们!

   (白)有!

于谦 (白)你们看!(唱)

身后的城门已关上,    面前的敌人似虎狼。

      侥幸逃生是妄想,      且将生死置一旁。

英勇杀敌君王赏,      怕死后退剑下亡。

   (白)尔等听令!

(唱)弓箭手,搭上箭,   长矛手,挺起枪,

刀斧手,紧跟上,      盾牌战车排成行。

      将军甲胄披挂好,      骑兵上马勒紧缰。

      出击且听擂战鼓,      敌人近前心莫慌。

弩箭射人先射马,      火炮专打贼之王。

众人:啊!

于谦   震虎兄妹。

震虎   在!

于谦   火炮伺候!

御奴   是!

[ 震虎御奴下。

于谦  (白)范将军!

范广  (白)范广在。

于谦  (唱)命你率军安定门外,

范广  (白)遵命。(下)

于谦  (白)石将军听令!

石亨  (白)石亨在。

于谦  (唱)命你御敌于高粱桥旁。

石亨  (白)遵命。(下)

于谦  (唱)短兵相接勇者胜,  杀退敌军保家邦。

小校  (白)报!

于谦  (白)讲。

小校  (白)抓住一奸细。

于谦  (白)押上来!

喜宁  (白)叩见于大人,我不是奸细,我是宫里的喜宁,是来送信的。

于谦  (白)信在何处?

喜宁  (白)在这儿呐。

于谦  (白)呈上来。

[ 中军传过信,于谦阅信大笑。

喜宁  (白)于大人您笑什么呀,笑的我直发毛。

于谦  (白)上皇写信与我,叫我么……

喜宁  (白)叫您投降?

于谦  (白)叫我杀了你这个贼子祭旗!

喜宁  (白)啊呦,我上了当喽。于大人饶命吧!

于谦  (白)刀斧手!

刀手  (白)有!

于谦 (白)将他推至两军阵前,斩首!

刀手 (白)是。

[ 将喜宁押下。三声炮响。

小校 (白)报!敌军冲上来了!

于谦 (白)众将官!

   (白)有!

于谦 (白)与我一起迎敌。[ 鼓声咚咚,那孩手执双刀上。

于谦 (白)来将通名。

那孩 (白)瓦剌太师额森之弟卯那孩是也。你是何人?

于谦 (白)大明兵部尚书于谦是也。

那孩 (白)哈哈,你就是于谦呐!你家五十万大军败了在我们刀下,连你家皇帝命都被我们活捉了,你一个书呆子,怎能抵挡我家兄长的马鞭?还不快快下马投降!

于谦 (白) 呸!你不在阴山下好好牧马,胆敢兴兵来犯天朝,今日你的死期到了。看剑!

[ 二人交战。于谦卖一个破绽,虚晃一剑拨马闪身。

那孩 (白) 书呆子哪里走?

于谦 (白) 御奴何在?点火!

御奴 (白)是!    [ 炮声轰然。

那孩 (白)啊呀不好!(翻身倒地,被部下抬走)

[ 震虎御奴率兵冲击敌阵,番兵败退。

御奴 (白)义父,卯那孩被一炮打死了!

于谦 (白)我儿立下首功,可喜可贺!

御奴 (白)得意,还有我哥哥的功劳呢!

于谦 (白)那是自然。

石亨 (拖着大刀上,白)于大人,打开城门,让我进城躲躲吧,我打他不过!

于谦 (白)军令如山,岂是儿戏?上方剑在此,后退者斩!

额森 (上,白)手下败将,哪里走!

石亨 (白)得嘞,我和你拼了啵!(回首厮杀)

于谦 (白)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上前厮杀)

范广 (挺枪上,白)于大人退后,范广来也!

[ 三人厮杀,两军交战。

于谦 (白)军士们!

   (白)有!

于谦 (白)与我呐喊起来,乱他的军心!

   (喊)啊! 卯那孩被打死啦!卯那孩被打死啦!

额森 (白)什么,我那兄弟被打死了?嘿!南朝人强马壮,我若不快快撤走,定吃大亏!小的们,撤啵!(逃跑)

   (喊)额森兵败逃跑喽!额森兵败逃跑喽!

于谦 (白)鸣金收兵。

范广 (白)于大人,我们何不乘胜追击,杀他个片甲不留!

于谦 (白)敌兵马快,我们追赶不上。且上皇在敌手中,如若冲杀过去,唯恐危及上皇!

石亨 (白)于大人所虑的是,还是见好就收兵吧!

小校 (白)报!瓦剌军逃出紫荆关!

于谦 (白)北京城保住了!

众人 (喊)我军大胜,北京城保住了!

[ 胡濙王直王文杨善徐珵等上:

胡濙  (白)廷益,要不是你,大明朝的历史可要改写了!

王文  (白)于大人,多了亏你呀!让京城百姓免却了一场灾难!

于谦  (白)此乃众人之功!

小校  (白)报!有一番将求见!

于谦  (白)着他进来。

赛因  (上,白)太师麾下赛因呼拜见尚书大人!

于谦  (白)平身。不知见我何事?

赛因  (白)我家太师情愿送回你家皇帝,两家罢兵和好。

于谦  (白)待我奏明圣上,再行回复。杨善,带他下去安歇。

杨善  (白)是。随我来。(两人下)                         

王直  (白)这下好了,上皇不日将回来。

徐珵 (冷笑)上皇回来,能有他的好儿吗!到时候,该瞧我的啦。

 

[ 音乐起。

字幕:北京保卫战后,额森放英宗回到北京。

1457年,徐珵石亨发动政变,英宗复辟,将于谦杀害。

1466 年,明宪宗为于谦平反,追谥“忠肃”,立祠致祭。

今日建国门内尚有于谦祠。

剧终

                           丙申年端午日第二稿

立秋前一日改定第三稿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5311252137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