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萃视频新闻人物新闻票社动态演出动态文化动态京剧视刊活动召集京剧专题京剧话题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新闻 > 票社动态

石家庄京剧茶社缘何叫好不叫座

时间:2010-01-21 09:49:51 来源: 作者:

本报记者 静冬
    “唱戏,还不如歌厅或澡堂子呢?”作为省会石家庄唯一的一所专业的文化消遣场所,河北京剧茶社负责售票的老付有些郁闷和困惑,他甚至把眼下的“大演大赔、少演少赔、不演不赔”的尴尬局面,归结为“一个城市的没品味”。
    老付的气话,也透射出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国粹艺术的传承和发展问题。在剧团乐队敲过20多年锣鼓的他和记者聊天时不愿意对戏曲说“保护”,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一旦人们开始保护某种艺术形式,就如同宣布它濒临死亡。
唱了两晚上卖出5张票
    上周五和周六,坐落在河北省京剧院内的京剧茶社像往常的周末一样“对外营业”。剧目是《界牌关》、《游龙戏凤》等。
    演员们在下午5时就开始化妆了,一张张白皙的面孔,经过红、黑、黄等油彩勾勒后,骤然变成了精美绝伦的戏剧人物。年轻演员李为忠患上了感冒,但他也没有缺席。周末演出,是剧团里的日常工作之一。
    演出,在晚上7点半开始。和着锣鼓的伴奏,拔着高腔,摆着各种手势,演员们分明感受到只有舞台才能赋予的力量。但幕布落下,他们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眼前的茶座,大部分都是空位子。
    “周五那天一张票也没卖出去,周六只卖了5张,为了烘托气氛只能请附近艺校戏曲班的小孩来充数捧场,甚至连家属院的老头老太太都要上阵。”负责售票的付红民不解地告诉记者,其实提前好几天,临街的电子显示屏上就已开始滚动宣传“剧目和演员阵容的名单”了。
    记者注意到,茶社整体布局古香古色,舞台下整齐地摆放着仿明清的八仙桌和官帽椅,椅子上有缎子面的仿古坐垫,楼上还有一排包厢。因为天气冷的缘故,茶楼的入口放着一台大功率的空调,茶座中间还特意装上了两个奢华的立式煤气炉子。
    平日里,京剧院的职工们管茶社叫“茶楼子”,这里除了周末演出,也是他们的日常排练场。尽管好多演员去过国家大戏院甚至是国外演出,但这里对于他们来说有“家”的感觉。周末演出,对于演员们来说应该是“加班”,但没有补助,甚至没有盒饭。舞台上他们挥洒汗水,深夜独自回家吃饭睡觉。这其中有敬业元素,更有对京剧的炽爱。
    “我们这里的票价是20元,五张票才100元钱。这点钱够干啥的啊?”付红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说,演员化妆需要油彩,舞台需要灯光,伴奏需要器乐,而台下至少还需要空调和煤气火炉。100元?光买煤气都不够!
    对于“唱了两晚上卖出5张票”的业绩,付红民情绪很是纠结。“如果没有变化,这个周末的戏是《秦香莲》,主角是剧团里的梅花奖得主之一,但愿票房能好点!”
观众的“青黄不接”现象
    50多岁的王先生应该算是儒商,上周六他是自己购票走近京剧茶社的观众。“那天外地来了几个朋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吃饭喝酒是必不可少的,但接下来的项目是什么呢,桑拿?歌厅?喝咖啡?最终我选择了茶社听戏,我个人觉得用这种方式接待外地客人是最有品位、最上档次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是京剧铁杆戏迷,年轻的时候,他一听说哪个京剧团来表演,一定是第一个跑去占位子的。
    也许王先生做梦都不会想到,他掏的100元竟然是茶社两天的全部票房。“自2003年起,茶社就断断续续在周末对外营业了。茶社最多时也有过2000多元的票房收入,谁知却一天不如一天,日渐萧条起来。”茶社工作人员还逐渐发现,能掏钱来这里听戏的多是中老年人票友,年轻人寥寥无几。
    听戏或唱戏,在众多中老年票友的心目中是有情结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京剧可谓在中国艺术百花园中大行其道。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哼两句,看京剧和当今看演唱会一样,是当时追求时髦的年轻男女最喜欢做的事情。“现在的中老年戏迷多于年轻戏迷,就是因为这些中老年戏迷在儿童时期受到极大的影响。年轻观众也是这样,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流行歌曲?就因为他们是听流行歌曲长大的。”对于京剧观众群的断层现象,省京剧团的李彦波团长不无担心,“这是国粹京剧最大的隐患!”
    小高是记者采访中接触到的一名90后高中生,在他身上或多或少地有着当代年轻人对京剧认识的共性。“我从来没兴趣看京剧,对京剧唯一的印象就是,听爸妈说京剧是国粹。”他笑称,“春晚播放京剧节目的时候,一般是他去洗手间或者放鞭炮的时间。”他还告诉记者,他和同学们最喜欢的演出形式是明星演唱会,他曾专门跑到北京花300元购票只为听李宇春唱两首歌。“演唱会时大家一起喊啊叫啊,特别好玩!”
    调查中记者发现,不仅是90后的小观众不熟悉京剧,许多80后、70后的观众对京剧的兴趣也不大。
面向市场的清高和茫然
    “京剧的美是耐人寻味的,生旦净末丑,唱念做打武,是经过了无数前辈提炼的艺术。”和许多圈内人一样,李彦波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正是由于京剧有着百戏之王这样的地位,也让部分京剧人多年来形成了特有的清高,那是一种外界难以理解的孤芳自赏。
    在中国京剧圈,“三度梅”得主、河北京剧院院长裴艳玲是响当当的大师级人物。“9岁时,她就曾坐在毛主席大腿上接受接见,河北的京剧一直有这么一杆大旗。”提到裴艳玲,剧院的同事们常常这样引以为豪。
    可熟悉裴老师的人都知道,除了公益和大型政治性演出,她从来不参加商业演出,无论别人出多么高的出场费,她都不为所动。
    “其实,作为差额补贴性质的事业单位,河北京剧团最早开办茶社的初衷,也是为了创收。但大家都不愿意这么直白地说。”眼看着茶社经营的不温不火,负责售票的付红民似乎已越来越现实,“既是为了舞台艺术,又能创收,那不是更好么?”
    已有28年工龄的老付毫不掩饰地跟记者晒起了工资,他说,每月的工资条上扣除各种保险和公积金,所剩也就是1000多元。“不怕你笑话,这点钱别说买车就是养个车,每月也得喝西北风。”
    采访中有个演员提到当年的同事王小蝉,羡慕之情溢于言表。王小蝉曾是河北京剧院的“当家老生”,几年前被湖北京剧院“挖”走了。“人家一到湖北就分到了面积140平方米的房子,工资每月五六千。”记者还了解到,王小婵之前的当家老生张军强,早年也“跳槽”到了重庆京剧院。
    “生存毕竟是个现实问题,有些人宁可到国外端盘子也不唱戏了。据我掌握的情况,剧团至少有20多人已去国外发展。”对于这种人才的流失,团长李彦波颇感惋惜和困惑。“京剧靠的是口传心授,需要一代一代的‘传帮带’,因此京剧的成才率是很低的,但它的价值也就在于此。”
    在京剧院的排练厅,记者看到演员们正在练功,旁边坐着白发苍苍的梨园老将郭景春先生,正在“手把手”地指导。
“输血”是为了“造血”
    “去年茶社外装修政府,已给投资了55万,今天政府又要投资700万,进行内部装修和更新灯光和音响,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大动作。”李彦波心有期待地说,等茶社装修好了,或许是个新的开始。“到时候,可能还会给茶社起个更响亮的名字。”
    表面上有些困惑的李彦波,其实心里始终很有底。而让他有底的依然是京剧本身。他举例说,大凡国家级的贵宾来我国访问,用以招待贵宾的文化大餐仍然少不了京剧。这是由于可称得上纯正的中华民族的文化大餐中,无论如何京剧是不可或缺的。“京剧这门艺术,往大了说,它代表了中国的民族文化;小了说,一个城市有这样的高雅消遣场所,它彰显的是城市的品位。”李彦波分析说,京剧并非没有市场,而是宣传和引导得不够。
    而就当前京剧的“人才青黄不接”、“台上振兴,台下冷清”、“叫好不叫座”的普遍现状,有政协委员曾指出,“其实国家每年投入在京剧上的钱不是太少,但效果并不好。最关键的是要让京剧自己‘造血’,而不是政府源源不断地‘输血’。”
    对此李彦波则认为,“输血”也是为了更好地“造血”。当下京剧不景气的重要原因是缺乏现代的市场推广手段。“一旦宣传上去了,市场上有了一定的份额,连演员、剧目、剧种、剧团也相得益彰,并且形成继承与发展、创作与演出的良性循环。”
    说到宣传和推广,又涉及到一个资金问题。从“输血”到“造血”,本身就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看似简单,实则艰难,甚至涉及到体制问题。戏曲不像电影有制片人,京剧的市场化之路注定更加艰难。
    没有观众就没有市场,更谈不上振兴。对于未来京剧茶社的发展,李彦波曾有大胆的设想,能不能把门票降得再低点,让更多的人走进戏院?而这中间的演出成本却又成了问题。但他一直在尝试着寻找突破口。“我很嫉妒眼下热播的电影《阿凡达》,京剧多少年没见过排长队购票的场面了啊。”李彦波淡淡地说。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另:石家庄京剧茶社本周戏码
周六晚七点半 《借扇》、《望儿楼》、《白水滩》

届时欢迎前来观看。
演出地点:石家庄京剧茶社(河北省京剧院内)
石家庄裕华东路83号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