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萃视频新闻人物新闻票社动态演出动态文化动态京剧视刊活动召集京剧专题京剧话题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新闻 > 京剧话题

燕守平:要给京剧乐队扩充“装备”

时间:2008-01-26 16:46:53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作者:唐雪薇

“帮人就是帮己。”在跟燕守平面对面聊的俩小时中,这句话他说了好几次,让人感到他是个非常真诚的人。燕守平的夫人马小曼也自豪地这样评价他:“他这人,特实在!”
  有句老话叫“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
在早年的梨园行里这句话更是特别流行,也真有不少人教徒弟时留一手。但燕守平不这样。马小曼说:“有一回我们去美国演出,有位老板特别喜欢燕守平的琴艺,要把他留在美国,还要帮他办绿卡,可守平谢绝了,他说美国就那么几个票房,我要留在那儿,就抢了拉京胡的那几个中国人的饭碗。他和他那几个徒弟的关系也特别好,隔几天就要叫到家里来聚会。”

  将回老家办场音乐会

  记者(以下简称记):听说您加盟到徐州的乐团了?

  燕守平(以下简称燕):是徐州市职工民族乐团请我去做名誉团长兼艺术顾问。

  记:他们为什么会请您去呢?

  燕:去年徐州办了首届胡琴节,办得很成功。当时我国内地、香港、台湾和美国的胡琴爱好者都去了,我也去参加了演奏。徐州市职工民族乐团知道我是徐州人后觉得很亲切,今年他们又要办第2届胡琴节,据说这届胡琴节徐州方面计划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办开幕式,闭幕式在徐州举行,规格很高,也想办得更为权威、更有影响,所以徐州市市长就帮他们“做媒”,请我做他们这个团的名誉团长。

  记:您去了以后打算做些什么实事呢?

  燕:京胡以前不是当作独奏乐器出现的,现在既然开了这个先例,我想多写些京胡独奏的曲子,准备和徐州市职工民族乐团合作。

  记:听说您要去徐州办场音乐会是吗?

  燕:是的,是徐州方面帮我筹划的,他们计划10月份或者是11月份为我在徐州办场音乐会。

  记:您打算把这个音乐会办成什么规格?有哪些内容?

  燕:也像我去年在北京办的音乐会一样,有传统曲牌演奏、各种流派唱腔演奏,原先都是管弦乐队伴奏,既然我加盟到现在的民族乐团,就打算和他们的民族乐队一起合作。

  新专辑包容着 对舞台50年的眷恋

  记:说说您刚出的这张专辑吧?

  燕:去年是我从艺50周年,所以我举办了这场个人独奏音乐会。这张专辑的内容和我去年音乐会的内容是一样的,当时扬子江音像出版社觉得音乐会办得太成功了,而且是京胡第一次唱主角,所以就提出要出专辑。那场音乐会的票的确卖得不错,150元的票被“黄牛们”炒到了580元。李胜素、李维康、赵葆秀、于魁智、耿其昌等这些大腕儿都是不计报酬来为我的音乐会演唱的。所以我说这场音乐会、这张专辑包容着我对舞台50年的眷恋。

  记:能说说您小时候的故事吗?

  燕: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我爸爸就去世了,她把我带大很不容易。我妈患脑血栓5年了瘫痪在床,有时我去演出回不来,她就不吃饭非要等我回来,而我回来再晚演出再累,也要到妈妈床前坐一会儿。我平常演出时母亲很少去看,1978年的一天晚上,我妈被一个朋友拉着坐10路公共汽车看了一场我给马长礼伴奏的演出,那天晚上观众给我叫好了14次,妈妈看得特别激动,我演出完了和我妈一块回家,刚一出门我妈就给我拽衣服让我别着凉,她那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观众心里的分量,心里特高兴。

  和众多大家合作也是偶然

  记:您演奏时好像从来不用乐谱?

  燕:是的,这是我从年轻时候养成的。那时候背不下谱子不敢吃饭,就怕挨师父说。我是由大师们调教出来的,谭鑫培的琴师徐兰沅、梅兰芳的琴师姜凤山、马连良的琴师李慕良、裘盛戎的琴师汪本贞都教过我。一般来说,每个流派都有自己的私房琴师,而我最幸运的是曾经给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谭元寿和马派的佼佼者马长礼、张学津等不同流派的名家伴奏过。

  记:您能为那么多位流派创始人操琴,也算是奇遇了吧?

  燕:能和这么多京剧大家合作,其实也都是偶然。有一次张君秋的琴师犯心脏病住院了,离演出只剩三天,我赶鸭子上架顶上去了,大家就此知道了我对各流派的戏都懂点儿。我那时候很刻苦,吃饭也背谱,坐车也背谱,大冬天的能在院子里练到浑身出汗,手不发僵。

  曾见过毛主席20多次

  记:您最难忘的演出是哪次?

  燕:我从年轻时起就跟着京剧名家们经常到中南海演出,最难忘的就是见过毛主席20多次。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到中南海时心里特紧张。别人对彭真市长说,这个小伙子会自拉自唱,彭真市长就让我自拉自唱一段,我特别不好意思,让大家都闭上眼睛不能看,自己对着一个墙角儿开唱。结果贺龙元帅进来了,还让我拉,我就又对着墙角儿再来一遍……

  记:您的胡琴是不是很昂贵?

  燕:去年的音乐会我一共用了七八把胡琴,而我家一共也就只有十几把胡琴,是为了配不同调门儿使用的。音乐会上演奏那三段曲牌用的第一把胡琴是最古老的,有90年历史了,是我花了7块钱从专门做琴的许学慈那儿买下的,我自己买的琴都不贵,最贵的一把也没超过一百块钱。每次去台湾,或是去美国演出,都有人出高价要买我的琴,说是往回带也麻烦,但我都没卖。我觉得自己的东西用长了、用顺手了,就都是最好的了,能传神。

  洋乐队叫京胡“尴尬发”

  记:京胡和交响乐队合作难度最大的是什么?

  燕:京胡在音准问题上很不好把握,因为定弦不准,所以音不准。京胡纯五度就不出音了,一定要比五度宽一点才行。但是京胡的弦宽一点就与洋乐队合作不了。所以这种情况下,京胡的演奏者就一定要把4(发)和4#(升发)的手位记牢。在演奏过程中演奏者完成4(发)或4#(升发)就不能像平时为京剧伴奏那样了。所以我和洋乐队们合作时,交响乐队的演奏家们给我们京胡起了个名字叫“尴尬发”,意思就是京胡不还原4音不行,不4#(升发)也不行。

  记:您对京胡的改革有什么看法?

  燕:我觉得艺术是一定要发展的,我对新鲜事物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我觉得京胡演奏的改革很有意思,也是必须要改的。京胡很简单,但那么简单的东西要拉出那么复杂的东西,在乐器上还应该有所改良。比如定弦的问题,这一方面是京胡制作人的问题,一方面也是我们演奏者的问题。

  不赞同京剧只三大件

  记:攻克这个问题难吗?

  燕:只要把这个事情当成事去研究就不难。如果攻破了这个课题,和洋乐队合作起来就会很方便了。因为京胡的表现力无论如何没有洋乐队那么有气势,我始终不同意京剧只有三大件,太单调了,我始终想把京剧乐队改革一下,丰富起来。你看评剧、梆子、昆曲的乐队都不是像京剧那样单调。乐器的增多表现力就强了,也有了厚度。我在中国戏曲学院教学时也呼吁过,学院领导也知道我的想法,他们说你想实验,可以用我们学院的乐队来实验。但是我现在上台的机会比较少,尽管这样我也没放弃过,即便我不能在台上实践,我也想让我的学生去实践。也许会有失败,但失败了可以再来。

  记:您是受什么事情的启发有了这样的想法?

  燕:以前京剧根本没有京二胡,但是梅兰芳就弄出了个京二胡来,现在不是大家也接受了吗?由此我感觉,京剧的乐队也可以增加其他的乐器。

  伴奏时会随着剧情流泪

  记:您每次上台的感觉都一样吗?

  燕:我很投入,无论是拉整出戏还是清唱,用不了一两分钟我就能入戏,就能旁若无人,完全跟着角色的情绪变化而变化。我想表情应该也是很难看的,但是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记:有具体的故事吗?

  燕:比如我在台湾为赵葆秀拉《李逵探母》,我一下子就入戏了,李逵见到母亲眼瞎了,心里很难过;后来李逵的母亲又被老虎吃了,很惨的,我一边拉一边哭,观众都看见我哭了。我在台上真的是这样投入,到现在也还是这样,绝对没有嘻嘻哈哈上台的时候。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5311252137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