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萃视频新闻人物新闻票社动态演出动态文化动态京剧视刊活动召集京剧专题京剧话题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新闻 > 京剧话题

京剧谭派老生艺术精华接力棒正在传递之中

时间:2008-01-18 16:54:17 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

谭元寿是当今谭派艺术的代表人物,他的曾祖父谭鑫培为谭派创始人,祖父谭小培、父亲谭富英均继承了谭派。谭元寿13岁入“富连成”科班,兼学武生和老生。他较全面地继承了谭派的艺术风格,又借鉴了余派传人李少春的表演,是一位文武兼备的京剧老生。代表剧目有《定军山》《问樵闯府》《打金砖》《沙家浜》等。
  谭派艺术是我国著名京剧流派,
唱腔以委婉古朴而著称。一些优秀京剧艺术流派都是先学习谭派,后逐渐形成自己的流派。谭元寿先生在京剧《沙家浜》里扮演的郭建光广为人知。他还是谭派艺术的第五代传人。谭派现在已是七代嫡传,这在京剧史和世界戏剧史上都极其难得。

  起源从“谭叫天”开始的传奇

  朱军(以下简称“朱”):今天我手里就拿着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照片上是六位诸葛亮,演员是谭鑫培、谭小培、谭富英、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都姓谭。今天我们就请出他们中的一位,著名京剧表现艺术家谭元寿先生。

  谭元寿(以下简称“谭”):我们老家是湖北武昌,道光年间我高祖谭志道,他是演汉调的(那时候还没有汉剧),也演老生、老旦,在我们湖北相当有名,他有一个绰号叫谭叫天。我们湖北老家有种鸟叫“叫天子”,比麻雀还小一点,但它一叫多远都听得见。我高祖嗓子也非常好,观众就给他这个绰号,谭叫天。我曾祖谭鑫培“小叫天”也是这么来的。

  朱:听说您高祖没有演过主角?

  谭:对,他主要是演配角,我高祖从湖北到北京,跟程长庚程大老板配戏。我高祖比程长庚程大老板大九岁。

  朱:一个家族在梨园行有150多年的传承,可能是绝无仅有的。您曾祖父(谭鑫培)为京剧艺术做了很大贡献,从他那里确立了谭派的地位,他对中国电影艺术也做出很大的贡献,我国拍摄的第一部影片《定军山》就是您曾祖父主演的。听说您曾祖父经常到颐和园去给慈禧太后唱戏?

  谭:在大内给慈禧唱了二十年吧。哪次演出慈禧都送点东西,或给钱或给物,我曾祖会四、五百出戏。慈禧点到戏了,一问演员,演员说不会,不会就拉出去打。

  朱:有一个说法是您祖父艺术上不如您曾祖,也不如您父亲?

  谭:我祖父谭小培虽然没有像我曾祖谭鑫培和父亲谭富英那样有影响,但是最大的功臣是我祖父。他牺牲了自己的事业,就为培养我父亲。我们谭家从我高祖一直延续到我的孙子谭正岩,就是一个“孝”字贯穿到今天。祖上教育我们,你交朋友,先侧面打听打听这个人对他父母怎么样,如果他对他父母都不孝,趁早别理他。

  朱:正因为有了您祖父的努力,才有了您的父亲,“四大须生”之一。

  学艺苦不堪言的七年“科班”

  朱:听谭老师介绍他们家族的情况,感觉家教森严、有章有法。您眼里您父亲是什么样的?

  谭:先说做人,他对我祖父那真是说一不二,一切都听我祖父的安排,挣多少钱一分不动全都拿回家。解放后赴朝鲜慰问,当时我祖父病得很重了,我父亲那么孝顺,确实……确实不忍心哪。我祖父当时脑子还很清醒,就跟我父亲说:“忠孝不能两全”哪,这是国家的大事。你先去朝鲜慰问,我这毕竟是小事。父亲到了丹东,电报来了,说爷爷去世了。领导让他赶紧回去料理丧事,我们戏班里很多人都知道我父亲孝顺,说这回谭大爷(我父亲)不会回来了,日子这么紧,他对他父亲又这么孝顺。没想到我父亲料理完(丧事)马上返回丹东,去了朝鲜。这一点呢我们也很受教育。

  朱:对您的一生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谭:对对对,我父亲常说,没有共产党哪有我们今天?过去叫戏子,只有解放后我们艺人才真正翻了身。

  朱:您的父亲是那么大的艺术家,为什么他不直接教您呢?

  谭:当时送我父亲上“富连成”的时候,我曾祖就说,我们家请十个老师也请得起,但曾祖父主张一定去科班。科班那时候叫“打戏”,没有一天不打的。

  朱:你父亲沿袭了这样的教育方式。入科班是不是有一个契约,就是打死了不负责。

  谭:我们全签这个,科班里有这个规章,“打死勿论”。我父亲到“富连成”,我祖父说没有苦就不知道甜,一定要到科班里去受苦,那时候讲究不打不成才。另一个含义就是讲究科班出身。

  朱:您好像对那七年的生活有一个说法,说是像坐了七年大牢狱。有那么痛苦吗?

  谭:有,我们每礼拜一家长可以去送换洗衣服、送点吃的。那时候科班讲究“打通堂”,一个人淘气全班人都挨打。我记得我这七年科班,有一次挨打最多是二十几板。几个师兄弟给我抬下来,迈步都迈不了了,还得练功,还得拿大顶。那时候都是在腊月底放三天(假),年三十下午就得返校,大年初一白天就有戏了。我生母1935年就去世,有一个保姆从小把我带大,过年换衣服一脱裤子,看我这俩屁股全是血印子,她就哭了,偷偷跟我父亲说了,你猜我父亲说什么?“他挨的打连我的三分之一也没有”。就这么一句,就知道那时候学戏真是苦。

  郭建光知名度最高的角色

  朱:您从艺70多年,演了200多出戏。有一部作品不能不提,《沙家浜》您演郭建光。当时参加这个戏是怎么一个背景?

  谭:开始有另外一个同志演郭建光,后来呢又换成我演了。这个戏是从沪剧《芦荡火种》移植的,毛主席看完了这个戏,他说要突出武装斗争,地下党只是一个辅助,枪杆子里出政权嘛,要解放沙家浜还得正面打进去。所以郭建光就变成了第一号人物。加了很多唱腔、舞蹈。这个戏拍电影是1971年,我那年44岁,在拍电影前我大概40岁吧,在舞台连演了40场。

  朱:嗓子受不得吗?

  谭:就仗平常总演出,再有一个,有科班的底子,你别看那么打我,(抱拳)我还得感谢“富连成“(掌声)。

  朱:过去这么多年了,您再没有重新唱过《沙家浜》,为什么?

  谭:那时音符都设得很高很高,要突出一号人物,现在我这年龄嗓子唱不上去了。所以《沙家浜》就不演了,给人留下好一点的印象,一个演员得知道遮丑,藏拙。

  贤妻她照料了谭家五代人

  朱:您和大妈是包办婚姻吧?

  谭:也不完全包办,我祖父、父亲看了相片。

  朱:那您没看呀?

  谭:我也看了。看完了相片我父亲问我:“这姑娘怎么样?”我说您看呢?他说:“我看挺好啊,那么就定下来,你今年都二十了”。我说我现在还在用功呢。父亲说:“别忘了替你爷爷想,让你爷爷多见一辈人。”

  朱:在那样一个家庭当媳妇特难吧?

  谭:我从心里头愧对我老伴。我这老伴在我们家算是一个功臣,又得伺候我祖父母、我父母,完了还得照顾我,照顾孩子,我今天还能够凑合演一出半出戏,与她的照顾是分不开的。

  朱: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对老伴的感激?

  谭:过了六十岁吧,有时候一静我就想,我这老伴真是不容易,伺候我们几代人,孙子她也管。她第一次进了谭家门以后,在我爷爷、我父亲的屋里全站着。那时我们家里有一个苏联电视,那天直播《沙家浜》,我儿媳妇阎闺祥演阿庆嫂,我父亲看了说,这小姑娘不错,嗓子也挺好,长得很好,要能当我孙媳妇可不错。就这么一句话,后来有同学就带着我这儿媳妇上家里去了,让我父亲看看。父亲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听您的,您看着行就行。

  朱:那您没问问儿子行不行?

  谭:行,我定了,他就拍手定了。我老伴从那以后在我父亲屋里才有座。我父亲说你也快当婆婆了,别老站着了,才坐下,就靠边上这么一点吧,反正是有座了。

  朱:您觉得您老伴一辈子辛苦,那么多年才给赐一座,您心里特窝囊,闷了这么多年不敢说。

  谭:多多少少有点吧。

  朱:大妈虽然现在已经患了老年痴呆症,但是我觉得如果您给她说几句话,她也会非常高兴。您给她说几句话。

  谭:我们是一生老夫老妻了,我愧对你,我尽量尽我最大的努力来伺候你,让你永远高兴。

  朱:其实,她伺候的谭家五代人不仅仅属于谭家,也属于京剧艺术,在这里我们感谢您!大妈。

  刚才说到“阿庆嫂”,我们请儿子儿媳到台上来。刚才老人家说你们这个婚姻是你们爷爷看电视时闪了这么一念,觉着您不错。我相信你们是自由恋爱有了感情基础才结的婚。

  阎闺祥:真的没有什么基础。

  谭孝曾:她跟我不在一个班里,她到我家去的时候也没说是要确立恋爱关系,就是说上我爷爷家说说戏,根本没有说跟我有什么瓜葛。那是1967年。就是我爷爷的一句话。

  阎闺祥:感谢爷爷,真的感觉特别幸福,没有爷爷这句话我真是没有今天,没有这么好的公公,没有这么好的丈夫,没有这么好的儿子,我非常非常感谢爷爷,永远感谢爷爷给了我现在美好的家庭和美好的事业。

  谭孝曾:爷爷对我们的影响非常之大,上世纪60年代正是我们事业低谷时期,爷爷一句话我享用一辈子,他说,有屁股不愁挨打,砖头瓦块都有翻个的时候。就是平时你要具备条件。因为我们俩是我祖父谭富英做的大媒,我们就想在他有生之年完婚。我请爷爷选日子。不巧,那时候正赶上我们团要到唐山慰问演出,我爷爷就说,我们以国家大事为重,你们先完成演出任务,我给你们再选日子,好日子有的是。可是就不巧了,唐山慰问回来以后,他就故去了。(激动)没有赶上我们结婚的日子,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朱:儿子刚才说了爷爷,我想让媳妇说说公公。

  阎闺祥:公公事业心非常强,他这个人感情非常丰富,他对儿女非常疼爱,这么大年龄、造诣这么高还这么严格要求自己,这点我们一辈子也学不完。他对妈妈也非常好,尤其现在妈妈有时候糊涂有时候明白,任何人都做不到像爸爸这样,无论有多大的委屈、多累,也要哄着妈妈,照顾妈妈,像爸爸这样对自己太太的我还没有见到第二个,我非常敬重我爸爸。

  谭孝曾:父亲18岁出科就搭班,老生戏武生戏猴戏都唱,戏路很宽。他真正艺术上成熟是我祖父1962年脱离艺术舞台后,谭家的大旗我父亲就挑起来了,演的都是谭派的代表作。我父亲在艺术上对自己要求非常非常严格,我就举一个小例子,七点半开戏,父亲一般五点半就到后台了,用的行头都要自己过目,然后再化妆,你看他眉毛是剃了的,这是为了舞台上完美。化妆反复推敲,化完妆以后老照,镜子不离手,这衣服得平,不能有褶,他对观众

  负责,对艺术负责,这种作风已经传承给我们了。

  传承谭派艺术后继有人

  朱:我们请谭正岩上来。谭元寿先生的孙子。我先得问问谭孝曾,你的高祖说他比不上自己的父亲,也比不过儿子。刚才我问谭(元寿)先生,他也这么说。现在三代人坐在这里,有资格说这个话的是您。

  谭孝曾:我没资格说。我的这一生比较平稳,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大红大紫,可是我觉得我尽力了,无愧于我的祖先,无愧于京剧事业,某种客观原因使我没有达到我祖父、曾祖那种造诣,现在经过努力我的付出正逐渐被观众认可,我的艺术也在逐渐地提高。

  爸爸经常夸别人,真不错,真好,真难得,夸别人都夸真好,到我们这没有。只有前天……

  朱:我听着酸溜溜的,您今天就夸夸他。

  谭孝曾:不是今天夸我,前天说了一句(表扬)话。大前天我配的一个“音配像”,我父亲的录音我配像,《定军山》,我们谭家最喜欢的戏,我们祖孙三代演过多少次,但我没有独自承担演过这戏,我这点功底怎么跟他们比呢,他们文武戏都那么扎实,他能演二百多出戏我撑死了不过几十出戏,现在京剧演出机会不是特别多。我心里没底,当时我就想,一定给他配好。那天不巧还把腰闪了,翻身都疼,父亲在现场给我指点。回家以后,自己呢既幸福又憋屈,兴奋呢是终于把这出戏圆满录完了,憋屈什么呢,就是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一会儿我父亲电话就来了,第一句您知道说什么?“谭孝曾今天真好”。我这眼泪就下来了。

  朱:这句话等了几十年了。(掌声)

  谭孝曾:我说爸爸谢谢您,谢谢您的鼓励,我还有好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明天上家去,您再给我说(戏)。(掌声)

  朱:谭派艺术传承七代人了,再往下他要给您生个曾孙女怎么办?

  谭:我一直觉得谭派艺术会发扬光大,这发扬光大不仅仅限于姓谭的,姓什么都行。

  朱:您孙子如果突然有一天告诉您,说爷爷我不想唱戏了,想唱歌,您同意吗?

  谭:不同意。但我也不能打他,我说你就别上我这来了。

  朱:这个更狠。正岩,你有这念头吗?

  谭正岩:没有。我觉得是责任吧。(掌声)我们谭家七代人折射出一部京剧史,我们七代人一直固守在京剧这块阵地上没有动摇过,这不光是我们谭家的门风,也是民族的精神。虽然现在京剧不景气,但是我坚信,总有一天观众会回归我们民族的艺术,我充满信心,也希望大家充满信心。(掌声)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