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萃视频新闻人物新闻票社动态演出动态文化动态京剧视刊活动召集京剧专题京剧话题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京剧新闻 > 京剧话题

余叔岩?吊嗓子之程序

时间:2008-01-10 16:59:13 来源: 作者:徐城北

余叔岩是京剧几代老生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今天学老生的人,几乎无不从余腔学起。可学了几十年,最后扪心自问,究竟学余学得怎么样了。答案只能是“否”  也有人在初步掌握了老生一般唱腔之后,便又投奔他派,觉得其他流派特征明显,一学一唱,便能让台下立刻发出“某派”的呼声。但是,不少这样的人几十年唱下来,又会在忽然间发出感叹:“还是余派深沉有味儿!”

    余幼年曾一度大红,但很快累垮了,一歇二十年。之后东山再起,但时间并不太长,就又居家养病,授徒也不算多。但是,他的名声和地位却一直是很大的,特别是他的声腔,几平让所有学老生的人宗法。也有若干专门以教授余控为生的人,除了教授余腔之外,也常常讲述一个昔日学余无比至诚的轶闻??

    余的生活规则是日夜颠倒,晚上才起床,然后吃“早饭”、抽大烟,大约要等到后半夜,精神才能上来,于是就在他的后院吊嗓子。夏天如此,冬天也如此? 传说许多余迷从午夜时分就守候在余家后墙外头,一等就是两三个钟头。等什么?似乎不是等着去听“余派名剧”中的重要唱段,因为这些唱段大多已经录音,或者可以买票到剧场中去听;他们此际只想“盗取”余吊嗓子的“程序”。

    我看过几篇老先生的文章,说法有两种。其一,是余不直接从老生唱段吊起,而仿佛是从花脸吊起,先把嗓子唱“宽”,再去追求“立音儿”;其二,是余在吊嗓子选用的板式上也有讲究,总是先唱什么板,再唱什么板……我觉得,两种传说可能都是真的,这两种办法都是余从自己的长期实践中慢慢总结出来的。后来,我又看到一段侯喜瑞先生写余吊嗓子的原文,照录如下:“他是先吊老生的西皮原板、快三眼等等;然后胡琴改二黄弦,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吊花脸的;第三段吊青衣的小嗓,总是《汾河湾》那段‘儿的父去投军无音讯’;刚唱完小嗓,再改花脸,唱段西皮,最后是吊老生的。最初我不明白,这么一来,按照常理,不是把嗓子毁了么?可他嗓子怎么使怎么有,并且分外好听。后来我才知道,他先唱老生,是因为刚起来不久,气还没匀,用头一段练气口;吊完之后歇一会儿,吊花脸的二黄,这是为了使嗓音宽厚,唱时“打远”,防止嗓子吊得挺高挺细;吊完再休息休息,然后改小嗓。为什么老是《汾河湾》那段呢?原来这段“一七”音多,对老生脑后音、拔高、嘎调等有益处……“

    为什么余叔岩就能总结、而别人却总结不出来呢?原因似乎有二:一是他因幼年劳累而嗓音受损,所以他特别需要在保养基础上对嗓音加以锻炼;二是他平时除了和艺人来往之外,特别注意和文人来往,这就无形中提高了文化素养,或许也同时提高了总结艺术经验的本领。尽管齐如山对余叔岩有些微词,但毕竟也承认下面的事实:“他虽唱的是平常的腔,但唱出来,哪一句也比平常人唱得规矩,且比任何人唱得都好听,这便是叔岩的长处。”这话的确说到了点子上。余叔岩的一生,没有创作自己的新戏,没有长时期持续不断地演出,在眼神和武打上和老谭还有相当的距离,在和文人结交中有不求甚解的毛病……如此种种,都可能是他的不足方面。但是,他把一生的精力和创造性,都放到对“丰富而纷乱”的谭腔进行规整之上。老谭的力气是花到刻画一个又一个崭新的人物,所有的唱腔都是为人物性格服务。这并不错,老谭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是一块里程碑。然而在谭的这种"突进"之后,又很需要后人做“顿挫”的工作,将其花色纷披的唱腔规整起来。于是,余就“历史”地担负起这项重任。如果肯定了余叔岩这一贡献的历史必然性,那么戏迷偷听他后半夜吊嗓子的特写镜头,倒是体现京剧艺术规律的很准确、很传神的一笔。(摘自徐城北著《梨园旧综》)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中国京剧艺术网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jingjuwang;咨询电话:18519224659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